大家知道,独立中文笔会是个不分种族和阶级的作家行会,它是国际笔会的下属组织,但不是个政治组织,凡是动笔头的,且有一定成就或水准的,都可以申请加入该笔会。不管你有何政治倾向、有何宗教信仰,哪怕是共产党员、轮子功学员,只要符合条件,独立中文笔会均来者不拒。

然而,最近网上看见一轮子学员,出言不逊,对笔会“重槌棒喝”、肆意“槌敲”。这学员自称注意安全,“过马路一定要走横道线”,也注意卫生,“吐痰非要进痰盂”,可说话一点不卫生,也不注意安全。他自称比王力雄还“聪明”一点,讥笑他早年参加“有(由)中共党委领导的中国作协”。还说作家不读《九评》、不搞不声援“三退”,便是自恋,号召作家跟中共叫板,理由是不该在“共产党和法轮功的正邪决战中骑墙”。他公然声称:“不敢介入政治的中文作家是不配称为独立中文作家的”。最可恶的是,他还影射攻击:“独立笔会”是中共给资金占有股份的“官办民营”企业。

由于该人只是网络写手,又是弱势群体中的一员,倒霉时,不仅要劳教、上老虎凳,而且五脏六腑有时候也要惨遭人家的掠夺,以致我同情曾写了篇《电棍子的爱》以作声援,因此我对他的批评不会刻薄。只是就我所理解的告诉他:正像郁达夫所说的,作家不是战士。该笔会也不是政治组织,更不是战斗组织。作家应关注现实,同情民间疾苦,但不等于加入政治。即便加入政治,也是作家本人服从内心的召唤,并非出于谁的指使、谁的命令。另外,独立笔会的成员没有阅读粗制滥造、漏洞百出的《九评》的义务,也没有接到国际笔会有关这方面的通知。那些充满党文化、文革暴力话语的所谓的“正邪”、“决战”,也不能由一人说了算,这需要赢得大家的共识和通过历史检验。由于轮子功目前处于劣势状态,在此我不落井下石,像他那样说三道四了。不过,我的立场可以告诉他:我眼前没敌人,也不想流血,追求自由民主也是渐进的,并采用非暴力形式。还有,你们的“传九退三”跟“八荣八耻”都是政治说教,都是一个路子,一对孪生兄弟。

我承认轮子对中国自由民主的发展所作的贡献,也晓得多亏了他们的软件,才可以让大家在互联网上漫游,这也是我对轮子心怀感激、投鼠忌器的原因。但唯我独尊,排斥异己,逼着大家做轮子学轮子、向轮子看齐的做法,让人厌恶,这让我想起了过去的学习“老三篇”。在我眼里,这只心胸狭窄的轮子,有点像洪秀全的“拜上帝会”,一旦得势,弄得不巧跟目前的执政党没什么两样。

这个说话没有轻重的人,行文中,前后用了两次“呵呵”,十分阴毒,一点不与人为善,真不知他的修养在何处,轮子炼在什么地方。他不但挑拨笔会跟民运志士的关系,而且还煽动笔会成员退出笔会。他居然还说:“如果没有三退的人,绝对不可以作笔会领导!”这种口气,哪儿像个提倡“真善忍”的轮子功学员,倒像个骑在独立笔会头上拉屎撒尿的太上皇了。在此我要说:世上没有绝对的事,希望他不要以法轮功组织的模式来要求独立中文笔会。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大家互不干涉,请自重。再这么肆意攻击,休怪我对轮子功也说三道四。

江苏/陆文

06、6、4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