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姜维平 文章来源:RFA

2011-06-15

假如,去年8月26日,温家宝在深圳首倡政改的时候,中南海的领导人都能积极响应,随之达成共识,或者海内外的中国人都能同声支持的话,可能情况会截然不同,那时,国际上还没有中东的一系列政治事件,也没发生中国的早产的茉莉花革命,党内这股极左的倒退文革的思潮也没有市场,只要像邓小平1992年南巡讲话那样振臂一呼,应者如云,中国社会躁动的危机就可能舒缓,但可惜温家宝没有军队的支持,党内的高级领导干部只有汪洋等寥寥几人站在他的一边,发表的激情洋溢的讲话,还没全部变成铅字呢,就淹没在保守势力的唾液里了。

最可悲的是,连惯于鼓吹民主与自由的一些知识份子,也不相信他的真诚和开明,有关他是“影帝”的议论甚嚣尘上,海内外都充斥着帮倒忙的舆论,如今想来,真的令人难过:为什么过世了的赵紫阳引来浩如烟海的赞誉,而活着的改革者却得不到应和的掌声,为什么我们要以党派划线议人,而遗失了中国民主化的最好的契机?为什么海内外的中国人不能精诚地团结起来,喊出支持温家宝的强音,给中共保守势力以沉重的压力,使民主转型在和平演变中完成?

当我耳听接连不断的爆炸声,我不会因为钱明奇的举动而幸灾乐祸,正如我听到弱势女子唐福珍自焚前的哭诉,我不能安眠一样;当我看到广州新塘的骚乱的录像视频,我不会手舞足蹈,正如我看到怀孕的小贩被打,我的心在流血一样,让我坦率地对人们说,统治者相信暴力可以维稳,但越是高压越是反抗;被统治者相信暴力可以求得民主与法制,也未必成功,正如街头的茉莉花革命,使众多的民主人士再次被捕入狱一样,我们依然没有读懂中国政治的诡异,所以,也读不懂温家宝,走不出以暴易暴,冤冤相报的怪圈。

中国是一个几千年的封建大国,渗透民众骨髓的是皇权思想,延伸到家族就是父权,几乎每个中国人都自幼饱尝了爸爸的拳头,而我们并不抱怨,却说“打是为了我们好”,而西方国家的父母却鲜有这种情况,所以,小而大之,自下而上的造反和革命能推动中国前进十分艰难,虽然孙中山的辛亥革命推翻了帝制,但他的口号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华”,既便这样,民主革命也尚未成功,因此,中国的彻底变革急需民众的支持,也必得借助于胡耀邦,赵紫阳,温家宝这样的历史人物才能事半功倍。

但是,由于中共的多年专制独裁统治,伤透了中国知识份子的心灵,所以,对他的厌恶和仇视已经遮挡了人们高瞻远瞩的视线,而温家宝的政改呼声,又因为顾及官位的考虑而有所保留,因此,指责他的人可以找出种种理由而伤及他的软肋,但是,假如中国按照他的呼声走出了第一步,即,执政党只能在法律的框架里活动,那么,接下去再走出第二步和第三步就顺理成章,何必急呢?回国去看看左邻右舍的形形色色的邻居吧,你就知道了着急没有用!欲速则不达啊!

最近,我对照地反复读了赵紫阳的《改革年代》和杜导正的《赵紫阳晚年还说了什么》这两本书,又再次仔细阅读了有关蒋经国开放党禁报禁的许多历史资料,深感中国大有希望,现在大陆的形势,和当年台湾酷似,也就是像民运人士秦永敏所预测的那样,未来十年中国将实现宪政民主化的目标,但我认为,要想避免走弯路和回头路,就应当力挺温家宝,依眼下形势而言,力挺他就是救中国啊!

据海外媒体报道,内地敢言杂誌《炎黄春秋》社长杜导正,日前在接受记者专访时透露,虽然,总理温家宝去年因倡言推动政治体制改革而在中南海内遭孤立,但他未为所动,仍屹立不摇。而且,温总理的主张也获得中共党内不少人的支持,正因为如此,杜导正对中国的民主宪政之路仍抱有希望,并提出应推动上层与下层结合的改良主义道路,这种代价小,多数人可接受的道路,才是中国民主宪政的最佳路线。我认为,这是清醒而理性的观点。

由于中南海的权力运作是在铁幕中隐现,再好的汉学家和再明智的评论员,也会有跌破眼镜的时候,所以,过细的推测可能要冒些风险,但在我看来,眼下的思路已经清晰:可能温家宝在2010年4月15日选择《人民日报》,刊出纪念胡耀邦文章的用意,是以此扯起政治改革的大旗,而胡锦涛去国外访,是给自己留下了回旋的余地,后来他匆忙回国则是这篇文章,在党内引起轩然大波,他不得不救急,也就是说,他未必不知道“两条腿”似的改革之弊端,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不能用前进的与国际社会接轨的办法解决问题,就给了主张倒退的党内保守派一个可乘之机:薄熙来在江泽民,李鹏等人的支持下,抛出了唱红打黑的所谓“重庆模式”,他先是自编自导了“319枪击案”,以此激起民愤,争取军心和胡锦涛的首肯,然后,砸烂了公检法,成立了200多个专案组,调动了7000余人,把凡是反对他的势力都打成了“黑社会”,党内的持不同意见者成了贪官,文强是也;党外的不听话的维权人士,成了暴力犯罪份子,黎强是也;而经济上则用“城市户口”骗取农民土地,以房地产开发引领地方财政,“地票”是也。

他的精明与阴险,是温家宝所不能及,早在90年代初结交的张某卿,以海外媒体而为薄熙来造势,香港《亚洲周刊》,《明报》,新加坡《联合早报》是也;在大连用优惠土地价格豢养的地产大亨,以重庆“民营企业论坛”对其众星捧月,提供经济上的强有力支持,万达集团老板王某林是也;用“作家协会事件”,“重庆宣传部长张宗海贪腐案”,“副部长刘健春受贿案”,制服了重庆地方媒体,为其阳奉阴违,涂粉抹脂,《重庆日报》是也。

然而,山外青山楼外楼,智者千虑有一失:为了掩盖“打黑”变“黑打”的内幕,也为了震慑太子党内的对立派,他使出了徇私枉法的杀手锏,抓捕了京城律师李庄,第一回合小胜,第二季却大败,温家宝旗下的国务院法制办和最高人民法院,与众多大牌名律师上下互动,合围狙击,使薄熙来颜面丢尽,只得再求张老板的媒体势力帮忙,刊发文章,以“不怕说三道四”而自我解嘲,已使国人看清了文革倒退的危险。与此同时,薄熙来的马仔又在《明报》刊出小广告为其打气,香港某媒体又编造贪腐故事诋毁温家宝,想抗衡他的政改意向,进而对总理席位取而代之,这就是温家宝2011年4月27日,接见吴康民转发心声,和破天荒地刊出夫妇合影的深层原因。

保守派们之所以围攻温家宝,是因为他的政改方案已经触及到了既得利益集团的疼处:如果中国接受普世价值和开启宪政民主,贪官污吏必将受到民众的整肃和唾弃,寄生在公权力上的大款们,必将失去花天酒地的生活,而以“回国投资,报效祖国”为幌子,猎取国人血汗钱的香港文化商人,也丢失了无限商机,所以,支持薄熙来“唱红打黑”的海内外的五毛党们,空前地团结一致,使“谎言帖子”瘟疫般充盈了网络,连原《纽约时报》总编辑西默坎平都在李希光的忽悠下,在2011年5月25日去了重庆,为其张目;连世界著名的CNN也迷失了方向,把荣誉的桂冠错给了薄骗子。

虽然,基于中东政局对中国的影响,胡锦涛乱了方寸,一度倒向了保守派,但从6月11日的重庆红歌会京城受到高层官员冷落,和《北京日报》刊发俞可平力挺“公民社会”的文章看,形势似乎有点好转的迹象,艾未未迟迟不批捕也不释放,可能是党内两派势均力敌,正在搏弈的结果,假如此时,老态龙钟的江泽民早些去见毛泽东,那垂帘听政的屏障落下了,或许中国民主化和温家宝的政改计划还有希望再起。

因此,我恳请海内外的中国人,摒弃前嫌,放远眼光,力挺温家宝,上下互动推进政改,切莫鼓吹暴力革命,而被薄熙来等野心家所利用,比如,新塘事件是由司法不公,滥用权力所致,但薄熙来的马仔,暗中操控“袍哥文化”熏染的山城人武装暴动,扩大事态,给汪洋抹黑,也不是没有可能。所以,胡锦涛必须立即支持温总理的政改方案,以6月28日内地居民赴台游试点为新的契机,既给同胞带去钱财,也把蒋经国的政治遗产拿来:开放党禁和报禁,还中国人以天赋权力:公平和正义,民主与自由!

2011年6月13日于多伦多梅西学院。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