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6月11日,《沂蒙晚报》登出《涉嫌故意毁坏财物、聚众扰乱交通秩序──陈光诚被依法刑事拘留》的消息,为构陷陈光诚开始作舆论准备。这一天是陈光诚在光天化日之下于3月11日被沂南警方非法绑架失踪后的第92天。从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收到当地公安送来的对陈光诚的刑事拘留通知书知悉陈光诚现被关押在沂南看守所。

陈光诚是山东临沂市沂南县盲人农民,多年来因揭露地方当局在计划生育工作中的野蛮侵权行径而让地方当局怀恨于心,以致多次被地方当局抓押、软禁。在从去年9月到今年3月的长达半年多对陈光诚非法软禁后,当地警方无视法制竟公然绑架并秘密关押陈光诚达92天。陈光诚是国际知名的维权人士,与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一起位列《时代周刊》2006年度全球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临沂地方当局未履行任何法律手续就如此长期间地关押陈光诚,严重违反了中国的法律,是典型的执法犯法。至于“涉嫌故意毁坏财物聚众扰乱交通秩序”完全是凭空捏造,栽赃陷害。

2006年4月12日上午,山东省淄博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李建平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李建平因在互联网上先后发表了31篇评论时政、批评政府的文章,这完全是践行宪法赋予一个公民的基本言论自由的权利,竟招致地方当局的抓捕,被当地检察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案子现在虽然还没最后宣判,但这么长期间因言论而关押一名异议人士,也是断然违背人类文明准则、背叛法制精神的。

2006年3月13日,山东省济宁市中学教师任自元因在网上发表一篇名为《民主之路》的文章,阐述了一点对中国时局的思考,同时与几个志同道合的同学及网友交流探讨了一些有关改造中国社会的问题,竟被山东地方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山东地方当局就接连制造如此多的公然背离人类文明准则、践踏宪法赋予公民基本权利的事件,导致山东地区“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惨相,形成一种中国社会严重的人权侵害的奇观。这与时下胡温所一再声言的依法治国与构建和谐社会显然是背道而驰的。

山东地方何以在21世纪的今天居然还屡屡上演这种野蛮侵犯人权的事件?这与山东地方深厚的官本位制与极权专制意识是密不可分的。我曾在山东工作过几年,深感那里极权意识特别浓厚,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专制意识根深蒂固。当地经济主要是权力支撑下的国营企业,民间经济也多半是有官僚背景的官商苟合的企业,社会财富多集中于官府,是典型的藏富于官的经济,应该说山东经济集中代表着中国极权社会的经济特点。在这种极权统治下,山东地方在各个领域中所造的罪孽必然极其深重,因此激发出一批有良知人士的义愤。他们起而捍卫自身的权利,结果招致地方当局的严酷打压,造成一出出人权灾难悲剧。

山东地方当局无视人类社会的文明准则,公然侵犯公民权利,当然不是孤立的事件。它除了有地方深厚专制基础外,显然还有中共高层极左势力的后台。山东地方在中共高层的官僚中普遍存在思想保守、对现代文明心存抵触的情况。面对社会变革,山东因其传统专制文化深厚的特点而自然充当起了捍卫极权专制的排头兵,成为中共高层极左势力在地方的代表。他们如此公然打压维权人士、异议人士,显然除了遮掩地方丑恶外,另一方面就是配合中共上层的权斗需要,支持中共高层中的反改革、反文明势力,让中共胡温推行的亲民路线在山东成为笑柄,使山东成为极左势力的营盘,成为中国向现代文明社会转轨的路障。

山东地方政府近来严酷打压社会进步力量的行径,尤其在国际国内社会密切观注下公然长期间迫害陈光诚的事实,昭示山东地方当局对现代文明社会抗拒的决心,同时表达着对胡温的漠视与挑衅。特别是在陈光诚与温家宝同列为影响世界的人物后,打击迫害陈光诚就成了向温示威及表示轻蔑的最好方式。难怪前朝权贵不惜老迈之躯多次亲临山东,看来是惺惺相惜,臭味相投。如此一来,我们也不难解读山东在近来对法轮功残酷迫害的原由了。看来许多人以为上海才是某某地盘,其实其后继者并非都在上海,种种迹象显示山东地方当局也是护卫极权的急先锋,是中共前朝势力的地方代表,是坚决追随前朝意志的“忠臣”。

(2006-06-14于北京)

民主论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