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88%aa%e5%9b%be

自由亚洲电台“周末茶话”节目,就藏人幸福指数等问题对我进行了采访,同时还有一位居住在北京的女“诗人”李承恩。她刚刚参加了由德国世界艺术学院和科隆文学屋共同举办的:“迷失的声音:与中国的另类对话”,她和中国官媒一致的口径,认为藏人幸福指数最高的观点,引起了人们的震惊。

说实话,如果是一个中共警察、军人或宣传部的干部说出这种话,我并不奇怪,但这位李小姐是以诗人的身份出现的。什么是诗人呢?最基本的品质,就应该是敢于揭露虚假,向权威挑战,执著于对真相的追求,一句话,有着比常人更为广阔的独立自由的精神世界.

李小姐很霸气地认为,只有她看见的才是真,别人没有身临其境的信息都是假。我当时就问了她,那么,从露透社、BBC等国际新闻媒体得到的消息,也都是假吗?但由于时间的关系,这些内容没有全部播出。另外,她还胸有成竹地肯定,在西藏,宗教是自由的。理由之一就是她看到很多的僧尼家里,都供奉达赖喇嘛尊者的法像。

其实,供奉尊者的法相,在西藏还是很冒险的,很遗憾,李小姐没有看到这一点,另外,这一情境,也明显地透露了一个信息,那就是西藏人民对达赖喇嘛尊者是十分思念的,但是,亲见尊者的机会却被剥夺了,为此,很多藏人在前往印度朝圣达赖喇嘛尊者时,被枪杀,或冻死、饿死在茫茫雪山之间。玉树地震期间,所有灾民,向中共当局表达了他们渴见达赖喇嘛尊者的心愿,期望尊者能返回家园超渡亡灵,然而,被中共当局拒绝。

说实话,李小姐的藏人幸福指数说,实在太肤浅了,就像文化大革命时期,那些御用诗人歌颂其表面的莺歌燕舞一样。因此,节目主持人谈到了藏人自焚,并说,这些关于西藏的真实信息,你可能看不到,就是有人发出来,也会被立刻删除的,那么,你认为应该吗?李小姐说,关于自焚的新闻,中国方面都报道了呀。主持人问,那你认为那些报道是公允的吗?她说,她没有注意。

整个采访中,李小姐对真相的回避和拒绝,简直到了无所顾忌的程度。尤其在谈到玉树地震时,我说起死去了那么多不该死去的人和重建后政府对肥沃土地的霸占,李小姐立刻尖叫了起来:问道,哪个地震不死人?这是天灾,没有办法的事儿!再说,那么大的土地谁去抢啊?高原缺氧,谁稀罕那样的地方?当我谈到汉式楼房的建筑正是对西藏文化的破坏时,她毫不犹豫地否定了我,并说,西藏文化在玉树保留得好好的……

由于时间有限,这些内容没有完全播放出来,但我认为,还是有必要写此文,让藏人清晰,一个得到过西藏人民热情款待的中国知识分子在西藏问题上的真实态度。

显然,她去西藏的目的就是掏金,是把西藏当做了她发迹的资本,是去吃那一汤匙殖民者的羹。所以,她在采访中,谈到她去玉树是为了“采风”,这让我想到中共建政初期提倡的作家“体验生活”之说。事实上,真正的作家是绝不会说出这种轻飘飘的话的。因为他们的文字是灵魂的声音,是深刻的省思,是命。

因此,李小姐在这种情绪下写出的诗,自然是与文学相悖的,远的不说,仅她念的那首诗,就是十分矫揉造作的。不可思议的是,这种中共的传声筒,却参加了由德国世界艺术学院和科隆文学屋共同举办的:“迷失的声音:与中国的另类对话”,事实上,她在中国境内的知识分子中,不过是芸芸众相之一,根本不算另类。

(2013年10月12日写于加拿大)

延伸阅读:

两位女诗人关于藏人幸福指数的对话:http://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teahouse/tea-10112013133231.html

我想说句真话——玉树人心里涌出的泪: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0/05/blog-post.html

路透社:藏区地震灾民反对中国政府强占土地:http://zhu-ruiblog.blogspot.ca/2012/05/blog-post_05.html

玉树,我魂牵梦萦的家乡……http://zhu-ruiblog.blogspot.ca/2010/04/blog-post_2231.html

为什么玉树灾民渴见达赖喇嘛尊者?:http://zhu-ruiblog.blogspot.ca/2010/04/blog-post_20.html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3年10月12日星期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