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从网络上得知山东沂南县盲人陈光诚的母亲、妻子向各界发出呼吁,请求海内外朋友关注陈光诚的命运,迫使政府有关当局立即停止对陈光诚的政治迫害,撤销对陈光诚的所谓“刑事拘留”。这份呼吁书让我坐卧不安。我在这份呼吁书的结尾处,读到了这样的字句:

“我们现在希望,关心光诚的国内外朋友能够签名强烈要求当地政府立即停止对盲人陈光诚的继续迫害,不要让我们三岁的孩子同我们一起整日在恐惧、思念和期待中度过。”

这是多么无奈的吁求啊!

我完全能理解作为陈光诚的母亲、妻子此刻的心情。一个盲人,为社会、为当地百姓做了那么多好事,不仅得不到当地政府的褒扬和支持,反而对他实施了长时期的政治迫害,从绑架、软禁、非法拘禁直至罗织罪名对他实施刑事拘留。这持续的暴行,令人发指!

我一再期待党和国家领导人能兑现“以人为本”“依法治国”,建立“和谐社会”等等诺言,也一再期待领导人的“亲民”举动能落实到需要得到他们帮助的每个人身上。然而,我所看到的,却完全相反。此前,我从媒体上看到过陈光诚对地方政府运用暴力强迫实施计划生育、侵害公民合法权利等等恶行的揭露,也曾看到过有关陈光诚长期向农村残疾人和当地农民提供法律信息服务的报道。照我看,陈光诚所做的这一切,不正是以一个共和国公民的责任感,用自己切切实实地、一点一滴的行动,为他所在的地区真正实现“以人为本”、“依法治国”、“和谐社会”作出了最最实际的努力吗?尤其是人们不应该忽略这样一个事实,即陈光诚本人是一个残疾人、一个盲人,他本应得到社会的关怀和帮助。

今年4月30日,陈光诚和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一起,入选为美国《时代周刊》全球一百位最具影响力的人物。这对于陈光诚来说,可谓名至实归。我为这位盲人维权英雄获此殊荣感到高兴。然而,他今天竟遭受到如此不公正的对待。我想,作为一个良知尚存的中国人,对当地政府的这种丧失理智和人性的暴行,都不应该袖手旁观,必须严加谴责,发出抗议的呼声!

我这里想对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先生说几句话。我不愿意怀疑您的“亲民”举动的诚意,我希望您的一言一行不是一种空话和伪善。但是,令我失望的是,我看到的却是此前汕尾东洲村农民遭受到无辜的杀戮,而事后惨案的制造者竟得不到应有的法律惩处,我还看到那些为自身权利受到政府部门的侵害而被迫从事合法维权的农民遭受到不公正的对待,而您竟未能责令地方当局采取切实措施加以纠正。尤其是这一次,我又眼睁睁地看着地方当局把一纸所谓“刑事拘留通知书”交到陈光诚妻子袁伟静女士和他母亲王金香的手里。面对如此乖谬的倒行逆施,我不得不向您提出这样一个问题:您作为国务院的总理,对今天发生在陈光诚身上的这件事情还究竟要不要分一个是非!难道您面对地方政府的为非作歹竟能如此心安理得!难道您不返身自问:自己作为一个国家的总理,究竟尽到了应尽职责没有?您不会不知道,陈光诚是同您一起列入《时代周刊》百人名单的一个,难道您忍心眼看着站在你身旁的盲人陈光诚遭受如此非人的虐待!怎样正确对待民间的维权抗争,是您行使政府权力的题中应有之义。您不会不知道,如果不能妥善处理维权抗争中官民冲突,将会给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社会带来什么样的恶果。在今年的两代会期间,我们“天安门母亲”群体曾向中央及地方各级政府领导人发出过如下呼吁:

“请你们本着人类良知,信守诺言,善待一切被无辜剥夺了合法权利而求告无门的弱势民众;

请你们本着法治的原则,尊重公民的自由和权利,以协商、对话的方式公正、合理地解决民间维权行动中发生的官民冲突;

请你们拿出勇气和决断,在全国范围内立即制止旨在压制民权的各种暴行,铲除残民以逞的黑恶势力,以挽回已经出现的危局。“

俗话说:“官逼民反”。今天的老百姓是讲道理的,不逼到无路可走他们是断然不会起来反抗的。何况,所谓“反抗”,也大多是理性和克制的。政府面对民众的维权抗争,首先应该检讨的,是自己是否存在侵权、失职行为,而不是民众的抗议。如果对这样的抗议实施镇压,那就站到了民众的对立面。

如今,地方政府对民众维权抗争的压制和镇压,已到了无法无天、丧心病狂的地步。这方面的恶性事件几乎天天有所听闻,对陈光诚的长达近9个月的持续的迫害,直至6月11日对其实施“刑事拘留”,不过是无数恶性案例中的一个。我认为,中央政府对存在于这个方面的问题,已到了必须从根本上着手解决的时候了。

就陈光诚事件这个个案来说,我要求中央政府派出专门的调查人员,对临沂地方政府在处理这个案子上的违法行为进行公开、公正的调查,对有关的违法人员进行严肃的处理,立即还无辜被拘留的陈光诚以人身自由。对于因陈光诚受迫害事件引发的官民冲突,政府应本着平息事态的原则,与民意代表进行有诚意的协商、对话,避免事态的扩大,力求达成双方满意的结果。

最后,我要向受害者家属王金香女士和袁伟静女士表示由衷的同情和声援。我们都是母亲和妻子,都希望有一个免受恐惧及灾祸的家。十七年前,我失去了心爱的儿子,从我自己的历经,我完全能体会你们今天经受的痛苦和焦虑。我希望我的这些文字,能减轻你们些许精神上的重压,也能得到些许的安慰。

2006-6-15

民主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