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出生以来,写出了一些诗文的我现在也在被人们称为作家了。众所周知,作家大多是一些喜欢说故事的人,无论他是说着现在的故事,还是过去的故事。既然是作家,我也对说故事有着一些兴趣,无论我说得好还是说得不好。从人们趋乐避祸喜欢良性感受不喜恶性感受的天性出发,作家说故事大多也是喜欢说一些叫人欢喜的故事,这样,他让人欢喜了,他自已也欢喜了,大家皆大欢喜。可是,生活并不总是玫瑰色的,喜鹊也不总是在枝头叫个不停。多色的人类生活之球,有时存在着漆黑漆黑的块面,让人唏嘘不已,更为善感者可能会为之流泪。现在,我要说的这个故事,恐怕人们听过之后,不会高兴。这个故事就是陈光诚的故事。

陈光诚,男性,1971年生人,今年应是35岁,以西方伟大诗人但丁的说法正是在所谓人生的中途。光诚一岁时因生病发高烧而双目失明,从此,他便成为一个不幸的残疾人,他的生命由此而缺少了他本应有而却没有的对于人来说极为重要的视觉而显出难以避免的黯淡色彩。如是一般人,或者光诚会就此成为一个再平常不过的人,在俗世平凡的生活中度过他平凡的人生。可是,这个失去了对于世界的光明感受的人却实在是一个真正的光明之子──他的内心充满了常人所缺少的正义感与丰硕的爱,正是这一点使他如今名扬天下,却又苦难深深。

光诚1989年至1994年在他的家乡临沂盲校小学读书,1994年至1998年就读于青岛盲校,1998年至2001年就读于南京中医药大学。光诚看来是一个聪明的青年。他勤奋好学,自学了法律等课程。一个盲人却能够熟练地使用电脑等,并能与人进行英语交流。当然,光诚仅限于此,他则仍然是一个普通的人。

他的真正的故事是从他利用其所学的法律为村民提供法律服务的时候开始的。自1996年起至今,光诚在朋友与家人的帮助下,一直在为农村残疾人和农民提供免费的法律咨询服务。据说,他还帮别人打过一些官司。

2000年至此2001年,通过英国联邦基金的资助,光诚在中国法学会发起并负责“残疾人维权项目”。2003年,光诚入选美国国务院的“国际访问者计划”,对美国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访问。2005年1月,光诚开始调查中国山东省临沂地区计划生育运动中的违法事件,并为强制堕胎与强制结扎的农村妇女及她们的丈夫提供免费的法律援助,由此,受到当地地方政府的打压,被长期软禁直至逮捕关押。2006年4月30日,光诚入选美国《时代》周刊全球最有影响力的100人之“英雄与先驱”。

以上是关于陈光诚先生的简介。可是,他的故事呢?我在开篇就承诺要向朋友们讲叙这位盲人青年的故事的。现在,我就来兑现我的承诺。

2004年末至2005年初,中国山东省临沂市的三区九县展开大规模的计划生育运动。此次运动带有鲜明的暴力与违法特征。当地从事计生工作的政府工作人员,以打人、抓人、关人、强制堕胎与结扎,办学习班、收学习费等手段打压计生工作对象。数以百计的人们受到暴力打击与经济制裁。有的甚至被迫害致家庭解体。被迫害致死伤的现象亦时有发生。我们的这位盲人兄弟,现代的佐罗(可惜他没有佐罗先生那样神奇的武功),面对以上所说的悲剧──他自然无法目睹,他却是真正听到了──,他感受到了那些被迫害的人们所受的苦难。他开始采取行动。2005年4月,他携妻子对临沂当地政府在计生工作中的违法现象进行独立调查。他要求政府依法行政,纠正违法行为。他同时对受害者提供免费的法律援助。

2005年7月,光诚向北京的维权人士求助,导致北京滕彪等一批学者与律师到临沂作了调查。调查结论在网上公布后,引起国家计生委的重视。国家计生委派人去临沂调查,并在记者招待会上确认了临沂地方政府在计生工作中的违法现象,“查处了一批违法人员。”

从此,这位挑战强权的盲人勇士,开始了他的人生恶梦。我们的故事从此便蒙上一层悲剧色彩。

2005年8月,光诚夫妇在其山东省临沂县双后镇东师古村家中被当地公安监视居住。这监视居住就是人们常说的软禁,让人在严密的监视下失去行动的自由。2005年8月25日,严密的监视出现了漏洞,我们的勇士从监视人员的眼皮底下逃出。他赶往上海、南京,并辗转来到北京。在北京他多次被追综而至的临沂地方政府官员围堵,几次差点被劫持。我们可以想见这过程是有些令人感到惊心的。让人联想起电影电视中的追捕场面。一个盲人维权英雄与专制政府的蛮人官员周旋着。终于,目盲且赤手空拳的光诚还是没有能逃脱政府之强大电流接通的暴力之掌。2005年9月6日下午,在北京朋友的家中,光诚被自称是山东省公安人员的便衣带走。在无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光诚被关押至沂南县。我们的英雄绝食抗议26小时。9月7日晚,光诚被押送回家,仍被严密监视,没有行动自由。其后是一段几乎是漫长的非法的软禁。没有法律手续,失去自由,被搜查被毒打,被切断电话,绝食抗议,外界的同情与呼吁,当局麻木不仁,在中国的土地上,法律失去了它的功能。2006年3月11日晚9点,即光诚被非法软禁的第197天,又一次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光诚被警方带走。这次带走意味着一次野蛮的绑架与非法的拘禁。直到三个月后,其妻子才收到警方的通知。而这一通知竟是一份刑事拘留通知书。该通知声称光诚涉嫌:“故意毁坏财物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从此,我们的故事也可以告一段落了。当然,故事还没有最终完结。

我向朋友们讲这样的一个故事有什么意思呢?或许有的朋友会说,你这故事无趣,在我们的国家象这类的事情简直太多,车载不完,船装不满,还是看破点吧?只要你、我没事就行了。对于这样说的朋友我也理解。我也并不认为这位朋友所说是一点道理也没有。相反,这位朋友是说出了我们这样一个东方大国的某些社会实情。但是,我想对这朋友说的只是如下的这些话:人若有良知良心,人就不能完全看破,不能完全麻木不仁;人若将良知、良心全部丢弃,那么,人是可以看破而不去管这些令人愤慨与伤心的事情的。但是,你能保证这些事情有朝一日不会发生在你、我的身上吗?朋友们,人在这世间生活,其实什么都可以一时缺失,唯一永远不能缺少的就是人的良知、良心。人若失去良知、良心,人则将如同禽兽,人将何以为人呢?

盲人英雄陈光诚为了揭露罪恶与抵制罪恶,作出了他的努力,并因此而蒙受着苦难。他的行为、他的故事,无疑具有令人赞同感叹的性质。现在,他正处于危险的境地中。他正为嫉恨他的临沂地方政府当局所构陷而面临可能的牢狱之灾。我们不该为他做点儿什么吗?作为一个作家,我所能做的就是把他的故事告诉世人:在21世纪初叶的中国,有这样的一位盲人青年,他把为无辜的人们维权视为自己的天职,长期以来孜孜不倦地从事着所谓的草根维权工作。为此,他受到了中国地方政府的迫害。他是一位英雄,而被人们界定为英雄的人应是无罪的。我希望所有的人们都能理解这一点,包括那些蓄意迫害英雄的人们。在此,我愿为我们的盲人英雄祈求上苍,愿伟大的苍天保佑我们的英雄,保佑他免受暴政的迫害,平安吉祥,走出那可耻地囚禁他的监房,回到他的家人与朋友们中间来。

了不起的年轻人,光明在你,你就是光明!

民主论坛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