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贾庆林如果有种,他应该留在香港,看看香港人的“七一”大游行,看看香港人到底想些什么;再勇敢些,到游行队伍中与香港人一起走一走。“党和国家领导人”却不敢和香港人一起庆祝香港主权回归祖国九周年,奇哉怪也!】

一,贾庆林为什么不在香港过“七一”?

贾庆林自1994年后,六月二十七日再度来港,当他被问及陈太决定“七一”上街一事时,他哈哈大笑。我想他当时脸色一定很难看,他怎么会笑得出来呢?

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表示七一上街游行,是公民的权利,即便用中央泡制伪《宪法》来衡量也是允许的;可是贾庆林却怕得要死。无耻媒体和帮凶文痞却攻击陈大是“频频发动攻势”,全力煽动市民上街,“瞄准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访港的黄金机会出招,矛头直指中央政府”,“挑拨市民与中央政府的关系”。

贾庆林如果有种,他应该留在香港,看看香港人的“七一”大游行,看看香港人到底想些什么;再勇敢些,到游行队伍中与香港人一起走一走。“党和国家领导人”却不敢和香港人一起庆祝香港主权回归祖国九周年,奇哉怪也!中共头目从毛泽东以下都是怕死鬼,深居简出、警备森严,口称和人民血肉相连,实际上视老百姓如洪水猛兽。在御林军簇拥之下的贾主席,心虚、怯弱、恐惧、尴尬兼而有之,我不知他这“哈哈”从何而来、因何而发?

二,贾庆林有什么脸皮讲教育?

贾庆林为天水围一个教师家庭题词曰:“五育并重,全面发展。祝愿香港教育事业健康发展”。可谓班门弄斧!一个把中国教育办得乱七八糟的骗子党徒,居然还有脸对香港的教育指手划脚、说三道四。

香港人不但把本地教育办得好,还花钱、花力气帮中国共产党擦屁股。仅香港一个教会团体香港基督教协进会之《五饼二鱼》计划,在2004至2005学年“薪火工程”中就资助了232名大学生,在南京城里的大学就读。

该机构“重建危校计划”,已在中国建成五百多间学校。仅2004年5月至2005年6月在建和新建的山区和农村小学就有:

甘肃省靖远县大芦乡大岘小学
甘肃省靖远县曹岘乡李湾小学
陕西省扶风县南阳镇章村小学
陕西省堡县元宋家沟小学
陕西省堡县景家沟小学
贵州省岑巩注溪乡岑王小学
贵州省岑巩县大有乡长溪小学
贵州省都匀市小围寨镇尧林小学
贵州省都匀市沙寨乡拉海小学
贵州省都匀市洛邦镇洛邦小学
贵州省都匀市阳和乡光荣小学
贵州省都匀阳和乡富河小学
贵州省凯里市大风洞乡老君寨小学
贵州省湄潭县高台镇金盆小学
贵州省黄平县浪洞乡湾溪小学
贵州省黄平县崇仁乡白仓小学
贵州省福泉市马场坪平寨村平寨小学
贵州省福泉市陆坪镇立沖小学
贵州省赫章县白果镇犀年塘小学
贵州省赫章县白果镇柜子岩小学
贵州省赫章县财神镇银厂小学
贵州省赫章县雉街镇雉鸡小学
贵州省赫章县兴发乡鹰嘴小学
贵州省剑河县革东镇养门小学
贵州省兴仁县龙场新镇坡寨小学
贵州省兴义市马场坪乡中湾小学
贵州省兴义市马场坪乡堡上小学
贵州省镇远县舞阳镇苦李坪小学
云南省镇康县忙丙乡马鞍山小学
云南省镇康县忙丙乡麦地小学
云南省镇康县南伞镇红岩小学
云南省丽江县大东乡建新小学
广西省那坡县百都乡者欣小学
广西省凌云县下甲乡那灯小学
广西省凌云县泗城乡那合小学
广西省龙胜县琉璃乡琉璃小学
广西省龙胜县三门镇双朗小学

“重返校园计划”由1994年开始推行。目的是资助中国贵州、云南、山西、广西、甘肃、宁夏等贫穷山区的失学儿童重返校园读书,而每个儿童所费也不过港币二百元。受资助的失学儿童已达数十万人。

像香港基督教协进会,以及乐施会、苗圃行动、光明之友等等这样对中国助学、救贫的慈善机构和个人,在香港和海外不计其数。我不惮其烦地抄出这些资料,一是为了感谢这些机构;二是问问贾庆林,你们这个号称三个代表的刮民党,以及你们这些骑在人民头上“为人民服务”的骗子,在你们招摇过市的时候,是不是应该先弄懂“羞耻”二字是什么意思呢?

国家统计局局长李德水把中国2004年GDP总量“普查”成159,878亿元人民币,即由16,537亿美元“普查”成了19,317亿美元。中国经济总量从1990年的世界第11位上升到世界第六位,其洋洋自得之态可掬。可是却把教育办成了向外伸手的“叫化子教育”,教育部成了名副其实的“破坏教育部”,可谓混账透顶、千古罪人!

三,赖昌星是贾庆林的心头病

据新华社《内参》报道:“福建省政界对赖昌星能否引渡返国审查,显得较平淡,认为赖昌星在福建当红时期,在任上的党政领导都已调离,或晋升中央领导层。和赖昌星有牵连的二百五十多名干部也都处理了,有的处决了。”但又说“赖昌星返国审查,势必牵涉到时任的书记、省长。”这不是指明你贾庆林和赖昌星还脱不了干系吗?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中旬,贾庆林在北京市委常委会议上说:当时是经福建省副省长推荐说,有个白手起家的殷商要见见,是见过几次,吃过饭,喝了酒,空谈一番。贾庆林在二OO二年九月,中央政治局生活会上承认:我有过失,喜欢和各阶层人士吃吃喝喝,酒喝多了,就会出事。

贾庆林及其家属以五千元、二千元价格“购”得当时市价五十多万元和八十多万元的二幢别墅,一幢在厦门,一幢在青岛。贾庆林的时任福建省外贸集团党委书记妻子林幼芳在一九九四年九月、一九九六年五月到香港考察时,就花了八十多万元买了四块名表及钻石饰品等。钱就是由省外贸集团的“小金库”提供的,其中就有赖昌星的“捐赠”。

中央、中纪委收到举报贾庆林及其家属、贺国强、王兆国等人和赖昌星关系的信函,近七年来从未间断过,共有三千三百多件。其中有来自司法界、北京政界、新闻界的,也有敦促贾庆林应公开澄清和赖昌星关系的。二OO一年、二OO二年,在“两会”上,曾有人大代表联署对贾庆林提出多点质询。(《看中国》2006年06月21日)

贾庆林的哈哈大笑能掩得住他的作贼心虚、心惊胆战吗?

四,贾庆林到底高兴些什么呢?

贾庆林到底高兴些什么呢?我看贾庆林只能为贪官遍地、腐败不堪、江河汚染,工人、农民和复退军人成为永久牌的奴隶而兴高彩烈了。贾庆林说:“我一直关注香港的发展,关注香港人民的福祉。”贾庆林先生,拜托了,请您千万不要“关注香港的发展”,也不要“关注香港人民的福祉”;中国人民无穷无尽的灾难就是拜贵党和您的关心、关注所赐呀。因为你们的“关注”,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早已名存实亡了;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早已奄奄一息;香港的经济、法治、吏治、治安早已日益恶化了。

贾庆林说:“我了解到,香港当前的情很好,可以说是政通人和、百业兴旺,我感到很高兴。”贾庆林应该明白:世界上只要没有共产党或共产党不执政的地方,无不政通人和、百业兴旺。一旦被共产党黑手所沾??,就是灾难的开始。

结论:没有共产党,就没有苦难、落后、愚昧、腐败、丑恶的新中国!

再见吧,贾庆林主席!

29jun2006为送贾庆林而作于流浮山寨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