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中对”1800年了!

其纪念年将在2007年隆重拉开——公元207 年,刘备方兴,依徐庶之举荐,亲自来到隆中“三顾茅庐”,敦请27 岁的“卧龙”诸葛亮出山。“先帝”如此“猥自枉屈,求贤若渴”,孔明深为感动,便把在隆中十年研察的天下大势全盘端出,据此提出兴复汉室,统一全国的千古奇策《隆中对》,遂使三国鼎立,“天下三分”刘备有其一。

今日世界大势似与1800年前的东汉不无仿佛,说是“全球化”百国诸侯逐鹿,实则美中俄三国雄心优先,大有三国鼎立之势。国人在此背景下重温1800 年前的“隆中对”,“醉翁之意不在酒”,“隆中对论坛”必有好梦连台。谨对即将筹备的“隆中对论坛”奉献“一孔之见”:请从恢复1932年蒋介石在古隆中的题词与碑记入手,让古隆中彻底从意识形态的封锁中解放!——无论如何,“意识形态的封锁”既不利于古隆中“有教无类”地贡献“孔明文化”,更有碍于中华文明发扬光大。

我曾两游隆中。初游在1977年冬,未得甚解;二游在2006 年夏——6 月18日——似有所悟。

初游隆中,只是感叹:1976年的“天安门四五运动”之所以曾被定为“反革命运动”,其文化传统似乎来自后主刘禅坚决反对给丞相诸葛亮立庙——庙以藏主,“宗庙”为“人君之居”,庙为已死皇帝的代称,岂容臣民“僭越”?纪念“相国”周恩来若是有损“毛皇帝”,自然是要“全党共诛之”。这大约可以注释毛当年为何不出席周的追悼会。

20 世纪的社会主义国家皆只在首都广场为“开国皇帝”建“庙”(纪念堂),其原创思想可能都是来自后主刘禅。谁说阿斗无学?其桃李至今满天下!

亲临隆中现场为之题词的国家元首只有两位

从晋永兴年间(公元304年——306年),驻守襄阳的镇南将军刘弘来到隆中凭吊诸葛亮故宅,命陪他一起到隆中的镇南参军李兴写下《祭诸葛丞相文》——襄阳隆中第一块纪念诸葛亮的碑文出现1700 年来,无数寓居或路过襄阳的达官贵人、文人墨客,在隆中游览时写下了无数拜谒诸葛亮故居的诗词碑文,但真正亲临隆中现场为之题词的国家元首,只有两位,一位是1932 年的中华民国总统蒋介石,一位是1999 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江泽民。由此可见,20 世纪,堪称“孔明文化”“意识形态化”的顶峰。

2006 年6月18日中午,骄阳古怪在燥热着隆中。我陪与江主席同年的母亲来到“南阳郡邓县之隆中”。在武侯祠山下的一块八阵图园里,母亲发现一块高约十多米的汉白玉巨碑,上面镌刻着江泽民主席1999 年5 月27 日宠幸隆中的行书题词:“古隆中诸葛亮故居”。母亲命我给她在碑下摄影纪念,说江主席也就是“一代皇帝”;“隆中对”1800年来,江主席是唯一御驾隆中现场调研后题词赐碑的一个“皇帝”,物以稀为贵,其纪念意义不可等闲视之。我一边遵母命,一边嘲笑母亲“老年痴呆”——其实,“好事成双”,还有一位“皇帝”也来过隆中“现场调研后”题词赐碑:如果1932 年的中华民国总统蒋介石来隆中题写的碑文也在,那么隆中是有两个“皇帝”御驾题词赐碑。据《隆中历史沿革》(作者丁宝斋)说:“民国二十一年(1932)蒋介石到隆中。襄阳地方政府修筑自襄阳城至隆中的公路,征集民工13000 人,开挖土石方23000 立方米,修桥三座,涵洞三处。蒋介石为隆中题写了匾额、楹联,举行祭祀仪式,拨款维修隆中古迹,新建中正亭、中正堂,重修荷花池、铜鼓台等,并立碑作记。”

“蒋介石隆中碑记”不知毁于何时何人

但蒋中正到底在隆中立何样碑,作何等记,建何等堂,却不见细录。原因不说自明,“成者为王败则寇”,1949 年“新中国”成立,“共匪”翻身,“一代新皇”蒋介石被“共匪”新政权判为“人民公敌”“蒋该死”。如此“与民为敌”的“蒋匪”,其墨迹岂能与“兴汉曰武,托孤日忠,经千万年,仰止弥崇”的诸葛孔明一起“以古自昭”?千年隆中已有一条潜规则——隆中的历史价值,永远任凭“成者为王”摆布!

不过,“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而今国共大人物为了眼前既得利益和困境又握手言欢了,国共第三次合作了,此时此刻,“蒋介石隆中碑记”是否该毁,似乎又到了“可以讨论”的民主时机了——无论如何,蒋介石总是中国历史上一个“短命民国”的可怜皇帝,无论他的题词如何“反动愚味”,也终究是一个短命王朝的亡国之君的研究实录,自有在隆中永远保存的史料价值——无事不登三宝殿,蒋介石何以要在1932 年到隆中“借东风”?1932 年的蒋中正到底遇到什么麻烦,是需要向人表明自己是忠于先总理的忠武之臣,还是要借孔明遗风警戒可能不忠的部将?这一切都需要有当时的细节纪录才可深入研究。

然而“蒋介石隆中碑记”不知毁于何时何人?眼下不见详细记载,迟迟不见有人出来负责说明。真让历史研究者为难。

古隆中1800 年来曾有过两次大规模的毁坏事件,一次在明代,一次是“文革”。但至今只有明代的那一次“简王朱见淑毁诸葛草庐为己建墓”有详细记载——感谢明代封建帝王还坚守了一点“实事实录”的史官制度!

我不知道,“蒋介石隆中碑记”到底是毁于1949 年“新中国”建立之时,还是毁于1966 年“文革”爆发之日。任何事物的毁坏,都会有它的理由,都会有可以自圆其说的逻辑。我不想对此追究。只是想,五千年中华文明传统一直有一个重要原则和底线:无论什么事,只要事关历史,事关文明,总得有个实事纪录——为何事毁,由何人毁。

然而,我至今找不到,“蒋介石隆中碑记”毁灭的一点纪录。

是什么制度、什么人,比封建帝王还害怕纪录真实历史呢?

中华文明是从创建史记的“历史癖文化”开始发达兴旺,它也可能将从害怕历史实录、遗忘歪曲历史而走向毁灭?

胡耀帮、赵紫阳的“隆中碑记”也一样遭受了封杀

可叹隆中湮没掩盖的历史远不止于“蒋介石隆中碑记”,许多并非“蒋匪”的“革命家”,其“隆中碑记”也一样遭受了封杀。

“蒋介石隆中碑记”毁灭没有纪录;文革毁灭隆中“四旧”没有纪录;连胡耀帮、赵紫阳、万里、陆定一等中共“革命家”游览隆中时留名、题词、攥联,也因种种“意识形态”的需要而不知去向,难以查询——今日隆中之破坏与禁忌,实乃二千年未有之变局!昔日帝王也有撤毁隆中文物的,但到底还留下一点历史纪录,现代诸王则真是现代化,不仅心狠手辣地毁灭文物,而且不留一字真相纪录。真不知如今的隆中到底是以什么“意识形态”标准管理隆中文物?

俱往矣,隆中“孔明文化”纪念生于民意,延于帝王官人与骚人墨客;看今朝,隆中一不见新的民意,二不见新的墨客,唯有新帝王横立其中!

可歌?可泣?!……

古隆中若还不该死,“意识形态”能否放其一马?即便是还恋恋不舍“意识形态”,也不妨来点“开明意识形态”:为了扩大“统战”,不妨先恢复“蒋介石隆中碑记”;为了展示“和谐”,不妨公开诸“革命家”的墨迹;为了“文化立国”,不妨鼓励鼓励今日骚人墨客放胆题写“隆中对”?——别吹什么“21 世纪是中国的世纪”之南柯一梦,实实在在让1800 年前的蜀民“私祀孔明”的文化自由传统复兴,就算得一道“东方的微光”了。

2006年7月1 日修订于深圳“早叫庐”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