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杆子,笔杆子,干革命靠这两杆子。’这是中国共产党打江山,坐江山的十四字箴言。伟大领袖毛泽东将这两杆子挥舞到极致。

文功武略的毛泽东

1921年的毛泽东的愿望还只是教书和干新闻记者。1918年他在北京大学参加过新闻学研究会,获得过这一学历的半年听课证书。1919年在湖南主编《湘江评论》和《新湖南》。1925年他以共产党员的身份当了国民党中央宣传部的代理部长,并且主编宣传部刊物《政治周报》。遵义会议之后,他确立了中共的核心地位,除了牢牢掌握党权、军权之外,他从来没有放弃过宣传大权。

毛在共产党内无人可及的宣传天分往往令他越俎代庖,他为中原、华东两人民解放军写的广播稿《敦促杜聿明等投降书》,为新华社写的评论《别了,司徒雷登》,在他登上天安门之后,选入中学语文课本,影响了几代人的文风。

毛用笔丧失了政权合法性

毛泽东1957年搞了个“引蛇出洞”,他用如椽的御笔给《人民日报》写了《文汇报的资产阶级方向应该批判》、《事情正在起变化》的社论,一下抓出五、六十万(数字还被隐瞒)右派,老毛意犹未尽地说:‘四、五、六月,实际上是我在当《人民日报》的总编辑。’

反右运动的结果使得国家和人民的契约关系不再存在了,国家可以随意欺骗人民。到了文革老毛不仅是“四个伟大”,他还是两报一刊的总编辑,人人都要当毛泽东思想的宣传员。人人嘴里喊着一套,心里想的是另一套,国家的上下信任,荡然无存。

懒惰、好玩的邓小平

邓小平继承了毛泽东党政军的绝对权力,惟有总编辑这一行干不来。现在无人能证明邓小平一辈子亲笔写过什么,却有人能证明他一辈子一是懒,二是好玩。1959年邓小平没有上庐山批斗彭德怀,是因为在北京养蜂夹道打台球,把腿跌断了。上不了庐山,却让警卫员背着他到北京工人体育场场地看足球比赛。

当年毛周日理万机,邓小平天南海北游山玩水,经常用专机从北京接牌友万里、吴晗打桥牌,打够了再用专机送回去。老邓的桥牌爱好保持终生,老迈得拿不动纸牌的时候,让别人替他拿着牌,还要玩。

老邓用枪封喉

1980年,老邓玩过一次心跳。8月18日他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他作了《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的报告。讲过之后,没见他真正实行。1986年胡耀邦、赵紫阳推进政治体制改革,以这篇讲话作为理论根据,结果先后被他拿下台。邓力群在《十二个春秋》中揭穿了其中的奥秘:‘小平同志的这篇讲话其实质是针对华国锋的,为华的下台做准备,寻找理论根据。’

邓小平开创了说一套,做一套的恶劣先例。‘四二六社论’笔管子里已冒火星,等到六四使用上枪杆子,再说什么人民也不会相信了,邓小平是用中共的枪杆子打折了中共的笔杆子。

老谋深算的邓小平当然也看清了这一点,他在南巡讲话中提出‘不争论’的原则就是为中共找出路,而且他的理论又发明了一条——‘共产党主义’:‘凡共产党干的都叫社会主义。’

继往开来的新时代之后

从继往开来至今,枪杆子更粗了,可是半截秃笔几乎派不上用场了,明明是谎话、瞎话还硬要说,只能使‘说一套,做一套’的恶劣传统更加发扬光大,北京在讲亲民,以人为本,汕尾却在开枪杀民。

92以来,以市场化为名搞社会不公,‘不争论’已经限制不了人讲话了,限制不了怎么办?只剩下用‘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大帽子往人头上扣,这可是文革的作法。贺卫方只讲出法学的ABC,传说被一常委定为‘恶劣的反党事件,是向党的严重挑衅。’最近江泽民选集编辑委员会主任刘吉又撰文将郎咸平的《人吃人的中国极待和谐化》,打成‘货真价实打着“和谐化”的旗号,攻击社会主义,反对共产党的文章。’

如果不怕扣帽子怎么办?正在审议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找到罚款的办法,如果不怕罚款呢?难道还用枪杆子?

——首发《苹果日报》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