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05

薯伯伯:北韩迷宫

21世纪的今天,当苏联、东德、越南、古巴与一众东欧共产主义国家,都敌不过资本主义的挑战,纷纷于90年代倒台。反过来说,北韩(朝鲜),当今世上其中一个经济发展最缓慢的国家,却能克服这场时代巨变,成为全球迄今为止,硕果仅存仍然维持实行著共产主义的国家,单是这个国家发展背景,已叫人深感著迷。

令外界对北韩的面孔感到无比好奇,岂只共产主义的品牌。北韩数十年来从不对外开放,就算是近十多年稍为容许外国旅客,到首都平壤作“罐头式”的观光游览,还有鼓励来自外国的投资者,前往北韩里还是一遍农地的偏远城市来以资金协助北韩发展,外间对北韩能以真正目测的了解,便仅此而已。退而求其次,为了填补我们对北韩的好奇心,多年来只能依靠阅读一些北韩官方样板图片与新闻片段、外藉导演拍摄的北韩纪录片、脱北者的书籍与曾经前往北韩旅游的游记等等,但这些只能是旁敲侧击的资讯,仍然不足以揭开北韩最最神秘的面纱。

最近有一位出身特权阶级的北韩学生,透过参加国际比赛活动来到香港,并闯进了南韩(韩国)驻港驻港总领事馆,寻求政治庇护。同时,他的行为也把北韩议题再次炒热,但要透彻认识北韩,还有理解北韩人的所思所想,华文书界坊间不少书籍,都鲜有一些局外人,能跳出普遍的景点介绍游记方式讲解北韩。近日,香港著名旅游家,在西藏开咖啡店的Pazu薯伯伯,便推出了一本新著作,名叫《北韩迷宫》,记录了他在2010年去北韩旅游的经历,而且以“非一般”的方法书写这个神秘国度。

薯伯伯的《北韩迷宫》,全书分了14章,每一个章节,都是以他曾经到过的每一处景点中,所看到的人和事,并且那些片段令他思考到的问题,一一都纪录下来。有别于一些传统的北韩游记,书写多是以冷冰冰的文字,围绕著景点介绍,薯伯伯则喜欢以一些小故事,还有他和导游交谈的内容与翻查史书解释为切入点,让本来只是文字平面的北韩之旅,一下子变成了一幅有生命的三维立体北韩图像。一边看著薯伯伯的文字,一边仿效好像与他一同回到2010年,还是由金正日管治的严冬北韩里,一起走在平壤市的街头,带著无比的好奇心,观看街道上每一样事物。

大部份书写北韩游记的书籍,多避讳了谈及“到北韩旅游是否道德?”的争议问题。因为,不少人认为,前到北韩观光所看到的,全都是金氏政权用意悉心包装的虚假一面,从来也不能看到“真”北韩的面貌。相对而言,薯伯伯却未有回避这个烫手山芋问题,反而简洁地澄清说到,北韩是一个拥有不少大城市与2,500百万人口的国家,既然每一个曾经到过北韩的人,他们眼中的北韩也略有不同,那么“真”的与客观的北韩,就根本从不存在。所以,有人爱拆穿北韩政权虚伪的面孔并取笑之,但一笑置之以后,封闭接触北韩,对我们了解北韩,还有北韩认识世界,都不是一件好事。

尤其喜欢书中薯伯伯最后谈及他与那位北韩导游分别时,导游极力要求他把他曾经施出魔术的秘密公开的那一小节。因为,跟北韩人道别,正如Pazu所说,就是一辈子,我们根本没办法预计能否再次与他们相遇。笔者曾经认识一位在香港交流的北韩大学生,相识了一两个月后便要回北韩老家。后来发觉离开前他曾留下的电邮,也再联络不上,从始不再相见。我想,这就是北韩导游鲜会跟团友说“有缘再会”的原因。

北韩这个国家,看起来像是一个迷宫,局中人从来都看不清出路,但薯伯伯的新书就是以从高处,以鸟瞰的视野看出这个迷宫错综复杂的地貌,相信阅读过后,总会能把北韩这本难谂的书,看清多一点。

(锺乐伟为香港中文大学助理讲师)

文章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