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凤伟:对口词(小说,中)

Share on Google+

(五天后又进行了第二次问询。此时山局长仍躺在医院里)
潘处:冯秘书,上次谈话你不怎么接茬,我们还需要向你问询一些事情,请不要介意。
冯远飞:没问题。这是你们的工作。
潘处:这些天,山局长的病情怎么样了?请详细说说。
冯远飞:好的,还没完全恢复过来,神志一会儿清醒,一会儿迷糊,可以讲话,能吃些东西,只是老瞌睡,口吐呓语,可谁也听不明白说的什么。
潘处:清醒的时候正常么?
冯远飞:也不怎么正常。
潘处:表现?
冯远飞:神情恍惚,自言自语,乱发脾气,不许他爱人秦馆长进病房。
潘处:这唱的是哪出?
冯远飞:不晓得。
潘处:是不是两人感情不好?
冯远飞:不是,两人感情很好。
潘处:这就怪了。该用老婆的时候不用,留着干啥?傻呀!好吧,先不说这个,咱接着上回往下谈,我们已经给你交了底,要对山局长进行双规,不可逆,希望你能好好配合。
冯远飞:好的,没问题。
潘处:说白了,双规,是因为我们掌握了山局长有严重经济问题。这方面你能谈谈吗?
冯远飞:谈山局长的经济问题么?
潘处:没错。谈谈吧。谈谈吧。
冯远飞:我不知道该谈什么。
潘处:有什么谈什么。
冯远飞:问题是没什么可谈啊。
潘处:没什么可谈?一无所知?
冯远飞:对,我怎么能知道领导有什么经济问题呢?他也不会告诉我。
潘处:是不会告诉你,可你是秘书啊,领导整天在你眼皮子底下,打嗝放屁都瞒不住。
冯远飞:就算这样,也不能在我眼皮子底下收受贿赂呵,哪个当官的会那么傻。
潘处:当然会严格保守秘密,可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说不上哪回就能露出什么隐私来……
冯远飞:山局还真没在我眼前没有露出什么隐私,况且我也有自己的职业原则。
潘处:什么职业原则?
冯远飞:只管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别的方面,要当瞎子、当聋子、当哑巴。
潘处(皱皱眉):哦,秘书工作守则有这几项规定吗?
冯远飞:没这种明文规定。
潘处:那就是你自己制定的了?
冯远飞:也算是吧,盗亦有道嘛,各行有各行的规矩,何况……
潘处:哈,冯秘书可真格守正道呵,不过,这些年我们也没少跟领导秘书打交道,还真没人跟我们讲过这种话。相反都很配合。讲出了许多我们不掌握的线索。我就想,同样是秘书,怎么人家就知道那么多情况,而你就什么不知道?
冯远飞:情况是不一样的,有的秘书与领导关系密切,知道的自然就多。
潘处:那你与山局长的关系疏远么?
冯远飞:也说不上疏远。属正常。
潘处:正常是什么概念?
冯远飞:就是纯工作关系……
潘处:哈,纯?可真奇葩,现在还有纯的东西吗?
冯远飞:……
潘处:我们也理解你的难处,心有顾虑,揭发顶头上司,十有八、九没好果子吃。不过,这方面请你放心,山局长还在住院,但双规已是板钉钉的事,不会改变。走过法律程序之后,他的去处是监狱,身份是服刑犯人,他丝毫威胁不到你的,我这么说,你还有什么可耽心的?
冯远飞:我不耽心。只是……
潘处:他的许多犯罪事实我们是掌握的,不掌握也不能贸然采取行动,我们的调查,目的在于认证。比方说,我们已经知道山局长在晕倒前收到的那条短信的内容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冯远飞:哦,《论语》里的一句话,你们拿到山局的手机了?
潘处:不用拿到手机也会知道的。
冯远飞:唔。
潘处:事实上这是一句暗号,告知当事人很快要被双规。何去何从须赶快采取措施,所以山局长立马就晕过去,躲进医院里。
冯远飞:哦,是这样的,就像惊悚小说。那么是什么人给山局长发的暗号短信呢?
潘处:自然是知道内情的人,内鬼。
冯远飞:那就赶快查出内鬼来。
潘处:但这内鬼很狡猾,提前注册了一部匿名电话备用。
冯远飞:用侦察手段,匿名电话也应能查出机主的。
潘处:那得这部电话使用过才行。
冯远飞:没使用过?
潘处:对,好象把手机备好就等着打这一个电话。可以肯定,这号码不会再使用了。
冯远飞:哦,这么多学问。
潘处:贪官们贪了钱财,一要保证不被追查,二要把钱藏好,就处处积累想对策想办法。反侦察手段极高。全部心思都用在这上面。好了,我们不说这个了,我们回到山局长的问题上,据说局新办公大楼工程中标人是山局长的关系人,具体说是他连襟的表弟的堂兄,姓黄,黄总,这个人你见过没有?
冯远飞:黄总?没见过。
潘处:听没听说过?
冯远飞:没有。
潘处:可那次招标会你是参加了的呀。
冯远飞:我没参加,山局也没参加,是孙副局长主持的。
潘处:我们与孙副局长谈过了。他说你参加了。
冯远飞:我没有,他记错了,那天……哦,记起来了,开始我进会场一次,很快出来了,因为那天山局要去保税区,我陪他去。
潘处:他当然要回避了,越有猫腻越要避嫌。再说也无须亲自操控,只屑提前把标底透露给对方就行了。
冯远飞:标底是绝密的呀!
潘处:冯秘书你是真幼稚还是装幼稚呀,绝密是对其他投标人而言的,预中标人就是靠这个才能中标。据说那次只有极少数几个人知道工程标的,其中也包括你。
冯远飞:谁说的?孙局?
潘处:别管谁说的,你究竟知不知道?
冯远飞:我不知道,确实不知道。没人告诉我。
潘处:做为秘书,许多情况是不需要别人告诉的。
冯远飞:你说的也对,在领导身边,有意无意会知道许多机密事,可那回招标我没听到什么,再说了,即使听到什么也要严格保密,这是秘书工作的纪律。
潘处:纪律?国家干部,特别是高级领导,都知道以权谋私有违党纪国法,不照样干的挺欢。
冯远飞:也并非人人如此。
潘处:其中就包括你?
冯远飞:可以这么说。
潘处:那是你官小了,要是秘书后面再加个长,就不一样了。我再问你一件事,海威高速工程最终是霍达公司中标,山局长与霍老板是什么关系?
冯远飞:他俩没啥关系,霍老板中标是市里一位领导提前打了招呼,这个都知道。
潘处:哪位领导?
冯远飞:汪副市长。
潘处:这个工程的问题不在于中标环节,而是后来追加了三千万工程款,属不当追加。有人反映是山局长一人拍的板,是不是这么回事?
冯远飞:这还真不是,局领导集体研究过,我做了记录先是安总工程师根据霍达的要求提的动议。意见不一致,不一致不是该不该追加,而是追加多少。霍达提的是五千万,安总认为符合实际,山局让大家谈意见,大多数人认为高了,两千万为宜,山局最后折中为三千万,所谓山局拍板就指这个。
潘处:普遍认为当初的标的并不算离谱,霍达没占多大便宜,因替霍达说话的那位领导面临退休,局里没给他面子。追加,他更使不上劲,说到底,还是山局长送了霍达人情,应该从中得了霍达的好处。
冯远飞:这是暗地里的事……
潘处:当然是暗地里的事,可中国有句老话,叫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有人就揭发山局受了霍达的贿。这事,你是否有所耳闻?
冯远飞:没有。
潘处:那好,我提示一下,追加款拨出后你和山局长去工地视察工程,回来时山局长手里多了一个包,不放后备箱,一直提着,上车后抱在怀里。应该是现金。
冯远飞:是张涛讲的?不过,这情节有点像写小说。行贿,还有比这更笨的办法么?
潘处:那你讲讲聪明的办法是什么?
冯远飞:这个,我没想过。
潘处:为什么不想?
冯远飞:没人给我行贿,所以用不着想。
潘处:你的意思是从没有收受别人的礼品了?
冯远飞:礼品收过。小礼品。
潘处:比如……
冯远飞:比如跟山局出发,走时接待单位会往后备箱放些礼品,我和张涛都有份。
潘处:什么礼品?
冯远飞:土特产之类。也有烟、酒、茶。
潘处:有山珍海味?
冯远飞:有的。
潘处:一份礼品大约值多少钱?
冯远飞:这个,人家不讲,咱也不好问。
潘处:三百五百总会有吧?
冯远飞:能值。
潘处:这种礼一个月能收多少回?
冯远飞:不记得,也不值当记。
潘处:十回八回总会有的吧?
冯远飞:也差不多吧。
潘处:这不就是了。积少成多,合起来总数就是很可观的。
冯远飞:……
潘处:这个暂且不说,回到前面,据说那次回来山局长并没直接回机关,也没回家,他让司机把车停在繁华的金融街上,说有点事要办,让你们回机关了,是不是这么回事?
冯远飞:是这回事。
潘处:你认为山局长下车有什么事要办?
冯远飞:如果那天局长真的收了钱,有可能是找银行存。这只是猜测。
潘处:为什么觉得是猜测呢?
冯远飞:还是觉得如此这般行贿不靠谱,小儿科。应该有更隐秘避人耳目的办法……
潘处:比方……
冯远飞:打卡上。
潘处:哈,更小儿科了,卡,隐秘吗?来去都有记录,冯秘以后如果发迹了,有人给你送钱,可千万别往卡上打呵。
冯远飞:我也发迹不了。
潘处:这很难讲,不是讲,秘书是领导干部的后备军么?当然了,各人的路只有各人往前走。不要走偏,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就说山局长吧,省委组织部门已经考察过了,准备提副市长,你看看,他不是自断前程?
冯远飞:(叹口气)可不是,说起来当领导干部也真不容易。
潘处:有什么不容易的,严格要求自己……
冯远飞(摇摇头):也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的。
潘处:不贪就难?
冯远飞:不难,会有那么多人知畏而进?有人讲,当利润超过百分之百,就会铤而走险。而以权谋私,没任何成本,就大块的金砖银砖飞进来,一般人是难以抵挡的。山局刚来局里任职时曾让我替他捐过几笔钱的。钱的来处,他不说我不问,心照不宣。后来,捐钱的事就没有啦,怎么回事儿,也能猜到,可要说山局开始收钱,没有证据不能乱讲。可话说回来,有权有势的人,能贪不贪,也不是容易做到的呵。
潘处:哈,你这是受贿有理论啦。
冯远飞:要是一点理没有,怎么官员会如此大面积犯事呢?包括执法者:法院、公安、工商、税务,甚至还有专抓贪官的你们纪检委……
小杜:冯秘书,讲话要有底线呵!
冯远飞:哦,对不起。
潘处:好了,好了,还说山局的那笔钱。我么查了,那天山局长并没在金融街存款,你认为他能提着现金到哪里去呢?
冯远飞:不晓得,也不好猜呀。
潘处:从街头录像看,他上了一辆出租车,消失了。
冯远飞:是这样呵。
潘处:先不说这个,据我们所知,自从山局长进了医院,你全力以赴,整天呆在病房里,跑前跑后,医生护士都以为你是山局长的儿子。
冯远飞:山峰,山峰在加拿大,还没赶回来。秦馆长一人忙不过来。
潘处:不是还有个女儿吗?
冯远飞:山花。山花是山局长和前妻生的,关系一直不好,头天到医院看了看,再就不露面了。指望不上。
潘处:这么说就指望你忙活了。
冯远飞:就这么个实际情况呵,怎么办呢?怎么讲我也是山局的秘书呵。
潘处:从前是,现在还是吗?当你知道了要对他实施双规后,事情已发生根本变化,他不再是让人尊敬的领导,也不再享有特权,你的秘书职务业已终结,你对他不再有责任和义务了。
冯远飞:这个,我是明白的,可山局也挺……
潘处(翻翻眼皮):挺什么?挺可怜?当你知道了他无比贪婪地收取不义之财,害国害民,还会觉得他可怜吗?再讲这种无原则的话该打屁股了。
冯远飞:可是……
潘处:没什么可是不可是,道理只有一个,大是大非之前一定要划清界限,做应该做的事……
冯远飞:应该做的?
潘处:就是配合组织上查办腐败分子,为社会清污。
冯远飞:我会的,这个觉悟我有,只是……要说山局腐败,以前真没看出来。
潘处:你到监狱看看,哪个犯人脸上也没贴着贴,有的看上去满脸忠厚,就说腐败分子,在大会上张口廉政,闭口廉政,而背地里却大揽其财。永不魇足。
冯远飞:是,是这样。电视上刚报南方一市委书记在双规前一天还在会上大讲反腐倡廉,讲他最大的优点是清廉。
潘处:在台上个个不是都这么讲么?所以不要被假想所迷惑,凡是知道的线索都无保留地提供出来。我们为什么一再来找你,前面我说过,许多案子都是从秘书那里打开缺口的,我们希望……
冯远飞:好的,我明白。
潘处:好,很好。
冯远飞:……
潘处:据我们掌握的情况,新机场跑道工程有三家公司参加招标,而竞标中间发生了异乎寻常的事情,两家公司给出的标底离谱的高,明显是不打算中标,而剩下的那家公司顺利中标,得了大便宜。我们查了查,另两家公司已分别在去年的两项工程中中标,我们怀疑这回竞标是人为操作,演戏给人看,有人反映,中标那家公司与山局长有瓜连,但这家公司的背景我们还不清楚。这方面,你……
冯远飞:我见过那家公司的人,不是董事长,山局叫他肖总。
潘处:在什么场合见的?
冯远飞:顺峰酒楼。
潘 处:竞标前还是竞标后?
冯远飞:后。
潘 处:他们谈了什么?
冯远飞:没听到,我和张涛、肖总的司机三个人在大厅吃自助。不在场。
潘 处:肖总的司机?留没留联系方式?
冯远飞:我没留,张涛留了。
潘 处:哦。张涛与山局长的关系?
冯远飞:司机与领导的关系呗。
潘 处:我的意思是山局长对张涛满意不满意。
冯远飞:不太满意。一直想换他。
潘 处:为什么?
冯远飞:山局长爱整洁,张涛懒得刷车,车里面也收拾得不利索。山局长就烦。还有,张涛常趁山局长不用车的空档儿,拉着老婆孩子出门。
潘 处:当司机的不就贪这么点“便利”么?自己不检点,一腚屎,对下面人倒要求的很严格呵。
冯远飞:可是……有明文规定司机不许干私活的。
潘 处:有明文规定领导可以贪赃枉法?
冯远飞:当然没有。
潘 处:这不就是了。只管自己吃肉不怕撑死,不许别人喝汤,不怕别人饿死。极度的自私。
冯远飞:也是。
潘 处:不是也是,是就是。
冯远飞:就是。
潘 处:冯秘书,我不得不再次提醒你需从根本上端正态度,我们这是第二次谈话了,仍然没有深入进去。你一直不接茬,你说没有顾虑,那又是什么?真的一无所知?这可能,我们接触过许许多多的秘书,都与你不同,你是另类,就是我说的奇葩。
冯远飞:我算什么奇葩。
潘 处:你是奇葩。不是奇葩怎能如此不可理喻?
冯远飞:我知道的说,不知道的不能瞎编呵。
潘 处:谁让你瞎编了?只是要你实话实说。
冯远飞:我就是实话实说。
潘 处:冯秘书,你的态度是很成问题的,这可不好,对你不好,对你的家人也不好。
冯远飞:潘处长,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潘 处:你怎么能不明白,当秘书的可个个是人精啊。
冯远飞:潘处过奖了,不过,我听说潘处长也是秘书出身呵。
潘 处:……
小杜:冯秘书,请注意一下态度好吗?我们是为工作而来,这工作就是清除社会垃圾。希望你能理解,配合。
冯远飞:我理解,也愿意配合。
潘 处:那好,我问你,在你眼里,山局长属于哪一类人呢?
冯远飞:现在让我说,我还真不好说。这个断语不好下。
潘 处:怎么不好下?
冯远飞:要说他是好领导吧,可就要被双规了,要说他是腐败分子,又苦于提供不出证据来。
潘 处:提供不了证据,珠丝蚂迹也行。
冯远飞:珠丝蚂迹?
潘 处:对,比方说,他平日的生活是不是很侈奢,穿什么品牌的衣服,系什么品牌的腰带,蹬什么品牌的鞋……
冯远飞:西服是机关集体定作的,我穿的这种,腰带和鞋,都很普通。
潘 处:表呢?手表呢?
冯远飞:进口表,应该是瑞士的。
潘 处:什么牌子?
冯远飞:没问,黑表盘,挺大。
小 杜:是浪琴吧?
冯远飞:这,说不准。
潘 处:他,手表换的勤么?
冯远飞:没太注意。
潘 处:表是他买的还是别人送的?
冯远飞:不晓得。
潘 处:据说山局长有多处房产,这,你晓不晓得?
冯远飞:不晓得。
潘 处:怀疑不怀疑?
冯远飞:现在有权有势的人有多处房产不足为怪。山局有,也不奇怪。但怀疑终归怀疑,不是事实。
潘 处:如果仅仅是怀疑,我们就不会问你了。
冯远飞:那就是有了?
潘 处:不是有没有的问题,而是有多少的问题。
冯远飞:哦。这个到房管部门查查就清楚了。
潘处:要能查出来就不用问你了,这与把贿款打卡上有什么不同?
冯远飞:潘处长,我可以百分百保证,除了山局现在住的地我不再知道山局还有任何一处房产。
潘处(严厉地盯着):你知道!南京路二十七号……
冯远飞:哦,哦,山海居小区吗?可那是山菊的家呀。
潘处:三百多平方的复式,当教师的山菊买得起吗?还不是山树林买的。
冯远飞:这有可能。
潘处:那么,他儿子山峰?
冯远飞:山峰在国外工作。
潘处:他一家人回国,是住家里,还是另有住处?
冯远飞:有时住家里,有时住另一个地方。
潘处:哪儿?
冯远飞:这……
潘处:打住,再说不晓得就没人相信了。
冯远飞:这个我晓得,去过,和山菊一个小区,不同的楼座,一样的房型。
潘处:一碗水端平呵。想想,还有其他什么线索?
冯远飞:哪方面?
潘处:哪方面都行。
冯远飞:事无巨细?
潘 处:可以这么讲,比如他有什么特别嗜好?
冯远飞:特别嗜好?
潘 处:他好什么?
冯远飞:好锻炼身体,养生。
潘 处:这是好习惯呐,别的呢?
冯远飞:别的?不抽烟,喝酒,不贪杯,也不赌,你别说,还真没发现山局有什么不良嗜好。
潘 处:女人呢?
冯远飞:女人?女人怎么了?
潘 处:女人不怎么,他玩不玩女人,好不好色?小三,相好,情人……有没有?
冯远飞:这个……
潘 处:对, 这个,就是这个,希望你如实讲讲情况。
冯远飞:潘处的意思是我一准知道?
潘 处: 这么理解也可以的。
冯远飞:因为是秘书,就该知道领导乌七八糟的事?
潘 处:一般说来,这种事瞒别人可以,瞒秘书不易。换句话说对别人是隐私,对秘书则不是。
冯远飞:这么绝对?
潘 处:我还是那句话,先别急着封口,封口对你没好处。今天我们就先谈到这里,你回去好好想想,在这人生的十字路口上该怎么走。我们还会找你的,你想好了,也可以给我们打电话。
冯远飞:……
潘处:明白不明白?
冯远飞:明白。
潘处:再糊涂就不是智商的问题了。
冯远飞:……
小 杜:冯秘书,您看看记录吧。
冯远飞:行。
小 杜:有问题么?
冯远飞:怎么把收礼品的事也记上了?
小 杜:是的,我们如实记录。这些都是你说过的吧。
冯远飞:说过,这也算个事儿?
潘 处:这就难讲,说是事儿就是事儿,说不是事儿就不是事儿。
冯远飞:……
(待续)

来源:《山花》2015年第七期

阅读次数:94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