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梁:杨天水印象

Share on Google+

我只见过杨天水一面,那是前年夏天,上海。

电话里,杨天水感叹道,十几天前他来上海就想见我,但联系不上。我说,现

在联系上了,那就来吧。

当时,我和井蛙住在浦东西渡。这年的春天,我们从路边的中介公司找到了这套房子。没想到还不到一星期,当地警察就找上门来了,还带上一个门口的保安做跑腿的。我是上海人,住在这里当然无懈可击。不过,从中我得出了两个结论:一,警察窃听了我的电话;二,带新村的保安来是为了方便以后监视我。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14,34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