赡养母亲的过程中,一,有一些感受想表述。这也许是因为自己也在走向、或已经步入老年。今年51岁,若像我父母般结婚早,我孙子早应该“打得酱油”了;二,我相信,因独生子女政策、人的寿命的延长,老年人的赡养,必将成为突出的社会问题;三,若仔细研究、认真对待,政府、社会可以较好地处理老年人的赡养问题;四,三年前,我在《新华文摘》读过报告文学《老年悲歌》。该文实际上已经提出:在步入“老年型社会”社会后,老年人的赡养,将日渐成为突出的问题,社会需要思考怎样妥善应对。该文虽描述了不少“个案”,却没有一个个案是全面而详细的。拙文或许可成为讨论老年人问题的个案的参证。

老虎没牙了

父亲90年去世。母亲曾与无小孩的弟弟、弟媳一起住,处不好,弟弟、弟媳搬走了;后又与哥嫂侄女一起住,也处不好,哥嫂、侄女也搬走了。98年后,除读中学的侄女偶尔与她奶奶一起住外,我母亲大多是一个人吃住。当然,老人家并非特别寂寞,因为,在长沙市的四个子女,几乎天天都有其中的一个或两个回母亲家,过年节,则百分之百会在母亲家团聚。

2004年春节前,很快即满八十岁的母亲对我们说,老虎没牙了。我已经自己做不吃了,你们商量着办吧。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