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8第九章 方舟之城(四)

城外的山谷里。
小美和莲莲无精打采地坐在帐篷里,她们的食物和水快吃光了。小狗布丁趴在她们中间,时不时支起耳朵听一会,冲着远处吼叫几声,似乎疑惑它的小主人怎么还没有回来。小美递给莲莲一块肉干,莲莲咬了一口,剩下的塞到了布丁的嘴巴里。布丁三两口就吃掉了,舔了舔嘴唇,又期待地看着莲莲,等了一会没有食物,又趴在了地上,不时睁开眼睛偷偷看她们一眼。
“你应该多吃点。”小美又递给她一块。
莲莲摇摇头:“明天再吃吧。”
“你吃了它,我带你去采果子,像我们的妈妈那样。”
“你会吗?”
“当然,我妈妈带我去过几次。她说我们女孩应该从小学会辨认食物。”
“嗯。”莲莲来了精神。

小美和莲莲来到树林的边缘,她们本能地感觉不能进的太深,也许会有不可知的危险。这里没有人类居住,树上很容易找到一些能吃的果子,小美欲爬上去摘,却看到莲莲摘了旁边灌木上的一颗红红的果子就往嘴里塞,小美连忙打掉了。
“这种果子有毒,不能吃。你摘果子之前一定要先问我。”

在城中总统府里。
男孩子们在跟总统聊着什么,柳儿默坐在一边,想着自己的心事。
大壮被将军叫去谈话,这时来到了大厅里,悄悄坐在柳儿身边。
“对将军的提议,你怎么想的?”他轻轻地说。
“不知道,我还没想好——”
“也许你可以趁机打听水晶球的下落,”
“听说正在派人寻找?”
“你相信他的话吗?”

这时进来几个男侍女侍,手里拿着几个箱子,一边笑着说:“月蝉夫人回来了。”
随后进来了一位美丽高雅的夫人,长长的头发扎在后面,穿着一件朴素却雅致的长及脚踝的连衣裙,越看越惊为天人。她手里还牵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
“嘿,舅妈!大维!”总统高兴地打招呼。
那位美丽的夫人对总统只是微微一笑,男孩却热情地走过去和他拉手:“伟宸哥——”
将军闻声也来了,在男孩额头上亲了一下:“想爸爸了吗?”然后对他夫人说,“月蝉,你可回来了,我想给你一个惊喜,你看,”他指着柳儿,“像不像苏茜?”
月蝉夫人看也不看他一眼,对柳儿冷冷地点点头,就离开了大厅。将军无奈地摇摇头,似乎有些气恼。
这时总统对大家说:“我们去排练吧,现在又多一个演员了,让我想想你演谁好呢?”

总统带着大家排练,他又当导演,又当老师,好不忙碌,却露出心满意足的神情。
将军在一边坐下,说要看他们排练。总统见舅舅来了,更起劲了。将军很热烈地给他们鼓掌,出主意。
姜夫人悄无声息地走进来,不满意地对她哥哥说:“你不应该鼓励他玩这个。”
将军说:“有什么办法?他太喜欢戏剧表演了。”
“他应该去学习怎么当总统。”
将军说:“你急什么?他还小呢。小时候尽情地玩,长大才知道怎么去做事。”
“你还是早点教他吧。”
“放心吧,我一定把他培养成一位好总统。”将军宽慰他妹妹。
姜夫人似乎并没有完全放下心,阴郁着脸走了。

柳儿有心事,一直用余光注意着将军,看他走了,才松了一口气。等到她和总统一起坐在台下休息的时候,她悄悄问:
“现在能告诉我了吗?”
“什么?”
“苏茜,怎么死的?”
“那是一个意外,舅舅在擦他的枪的时候不小心走火了,正好苏茜姐姐站在旁边。”总统轻轻地说,“其实他很爱苏茜姐姐,从那以后,他脾气更坏了,和舅妈的关系也不好。”
柳儿若有所思:“原来,我是苏茜的替身——”
“也有可能,也不可能,我并不知道舅舅的想法,”
“等找到水晶球之后,我就离开这里。”
“舅舅不会让你离开。”
“为什么?”她看着总统,“你怎么知道?”

总统似乎不愿意说,又去指导了一会戏剧,柳儿见他这样,更起疑心了。她正在琢磨怎样让总统说实话,总统却主动来到她身边,悄悄说起来。
“告诉你吧,你要找的紫水晶就在舅舅那儿。”
“真的?”
“我一看图片就知道了。那是舅舅的心爱之物,就放在他的书房里。”
柳儿惊讶地看着他。
“听妈妈说,舅舅小时候体弱多病,是我爷爷——那时候他还是总统——给了他这颗水晶球,据说这颗水晶球会释放能量,反正从那以后我舅舅的身体就越来越好了。”
柳儿愣了:“这么说,他肯定不会给我。”
“那是当然。”
“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我不太清楚,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我应该这样做。”
柳儿看着他,想了一会,说:“你能带我去看看吗?”
“不行!舅舅知道会骂我的。”
“求你了!”
总统犹豫了一会,只得答应了。

趁人不备,总统带着柳儿悄悄到了将军的书房外面。门上安装的密码锁,总统轻易地打开了。
“我站在舅舅后面悄悄地记下了。”他得意地说。
两人进了书房,又关上了门。这是一间很大很舒适的书房,对着门口的是一张大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个木制的小盒子。总统打开让柳儿看,正是那颗紫水晶。看来这个书房平时没有人敢进来,所以水晶球才这样随意摆放在书桌上。
柳儿小心翼翼地拿起来看。天,它太美了!里面星星点点,似乎整个宇宙都包含在它之中。仔细看,好像还在轻微地以一定规律运动着。
“真美,真神奇!”柳儿说。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声音传来。
柳儿抬头一看,将军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她吓得赶紧放下了水晶球。
总统结结巴巴地说:“舅舅——”
“快滚!”将军对他喝道。
总统揉着眼睛赶紧跑出去了。
将军换一副笑脸,说:“柳儿,你听我解释——”
柳儿咬牙说:“你是个骗子!我不相信你!”
“柳儿,我不想欺骗你,我是怕——”
“我不想听你的任何话!”她说着跑了出去。

这里太压抑了,她要走出去。这样想着,走到门口时,却被拦住了,警卫告诉她没有命令他不能放她出去。
“什么?”柳儿气晕了,看来她是真的被软禁了。
大壮看见,赶来问:“怎么了,柳儿?”
“我要出去,我要出去!”柳儿大声嚷着。
随后赶来的将军说:“你可以出去。不过为了你的安全,让警卫们和你一起。”
“我要大壮叔他们陪着我。”
“不行,在没有取得我的信任之前,大壮不能出去。”将军面无表情地说。
柳儿无法,拉着大唐的手,冲了出去。两个警卫赶紧跟上他们。
柳儿和大唐在前面匆匆走着,警卫们开着轻便的电车赶上了。
“上来吧。”
柳儿和大唐上了车。一个警卫又递给他们两个口罩。
走了一段,开车的警卫问:“你们想去哪?”
“不知道,随便在城里转转吧。”大唐回答。
柳儿坐在车上,看着街道上的景色。
“停车,停车!”路边一个人拼命地朝他们挥手。
柳儿他们一看,原来是袁教授。警卫刚想呵斥,看到是他,也就不做声了。只见袁教授走到开车的警卫面前说了什么,警卫点点头,袁教授就上了车。
“袁教授,你还好吧?”柳儿和大唐问。
“我很好,给他们写了保证书,就放我回去了。”袁教授调皮地笑着,“听说你们进了总统府,我一直在打听你们的消息。”
大唐看了看警卫,说:“我们还好,”
袁教授点点头,说:“今天我来给你们当向导吧。”

原来这个封闭的城市里有警察局,有商场,有公园,有学校,有体育馆,有居民区,有统一的饭店,周边还有许多小工厂。该有的都有了。然而似乎并没有闲人,人们的行动是统一的,安排好了的。
“不能自由行动,各司其职。”袁教授介绍。
经过学校时,看到很多年龄不等的孩子们穿着统一的服装,正在操练,还喊着口号:“热爱我们的城市!保卫总统,效忠将军!”
“教授,又不打仗,干嘛实行军事化管理?”柳儿问。
“刚建城时,容纳了五万人,后来这三百年,尽管一再节制人口,还是上升到了十五万人口,城市又没有变大,为了节省资源,政府采取了很多措施,军事化只是其中一项,”教授介绍着,“开始管理还比较开明,后来人口越来越多,城市里陷入混乱,总统的前几代人,有一个人很有手腕和力量,他慢慢控制了城市,后来就完全掌控在他们家族手里,算起来,有一百多年了。开始大家没在意,后来——”教授没说下去。
“我没看到医院?这里医术应该很发达,”柳儿问。
“是发达,好药也很多,可是现在一般人生病都不治疗了,送到所谓的疗养院里等死。”教授低声说。
“为啥?”大唐问。
“为了节省资源。”

到了一个路牌边,教授让停车,高兴地说:“这是我们城市的地图,你们下来看看吧。”
柳儿和大唐跟着教授下了车,来到地图前面。警卫站在车边看着他们。
“你们看,这就是城市的全貌。中间是总统府,开始是政府和各界精英办公的地方,后来慢慢演变成了总统府,又进行了改造和扩建。围绕着总统府的,这是警察局,这是学校,这是商场,这是科研所,这是居民区,这是养殖场,这是蔬菜种植区,这是动物园和植物园,”袁教授的手在地图上移动着。
“我们见过。”大唐说。
“很惊讶吧?为了保存这些动植物的种子,所有的高科技都用上了。”教授介绍说,忽然他压低了声音,手还在地图上比划着,“水晶球有下落了吗?”
“就在总统府里。”柳儿不动声色地说。大唐看了看她。
“你们有计划了吗?”教授问。
“还没有。”
“嗯,有什么问题想办法传给我,我们有一批人在外面已经准备好了,随时起义。”
“教授?”
“不用害怕,虽然我写了保证书,他们也威胁我不安分的话会随时让我消失,但是我们早已经过腻了这种不快乐不自由的生活,新的时代已经来了,他们想阻止也阻止不了,”
“教授!”
“切记,如果你们拿到了水晶球,尽快想办法跑出来,我的人就在总统府周围,会接应你们,我们保护你们出城。”
教授不容置疑地朝他俩点点头,他们不再说话了。
过了一会,柳儿问:“关于苏茜的事,您了解吗?”
“苏茜?可怜的女孩。我们都喜欢她,非常善良,像她妈妈一样,可怜的一对母女——”
正在这时,一对警卫快速地跑来了,几个警卫上去拖住袁教授,往另一个车上走。
袁教授挣扎着说:“干啥?干啥?我在给柳儿他们当向导。”
“回警察局再说。”
“袁教授——”大唐和柳儿惊叫着。
几个警卫对他俩说:“将军请你们回去,上车吧!”

来源:作者面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