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不可输出,是国际政治舞台上流传了几十年的谬论。现在看来,民主不仅可以输出,而且应该用导弹输出。伊拉克战初发动时,我曾预言不出三五年,在人类文明最古老的区域之一,一个新生的民主伊拉克将绽放出来。

六月十九日有消息说,英国首相办公室宣布,英国、澳大利亚和日本将把伊拉克南部姆撤纳省的安全控制权移交给伊拉克部队。又说,日本首相将于次日公布撤走驻在伊拉克南部日本自卫队的计划。○一年发动战争,○六年开始移交政权!这次我将引用基督的话说:“救恩──成了!”

粮食根本不是问题

现在还有许多国家缺粮,比如北韩。实际上它们最缺的是导弹,一个导弹发过去,禽兽不如的政府顷刻倒台。这种反人类的政府头一年倒台,人民第二年就有吃不完的粮食。为什么?土地每时每刻都在作育万物,是禽兽们不让人民好好种庄稼,才没粮食吃。中共建国后,人民二十多年一直挨饿,可是一旦实行分田到户,当年打下的粮食就吃不完。所以对那些缺粮的国家,西方国家根本不应供应粮食,应该发射导弹,帮助建立起民意政府。一枚导弹斩了魔首,民意政府一旦建立,粮食问题马上自动解决,自我解决。鸦片战争前夕,英国有一派力量估计,不消几星期,就能把外强中乾的大清朝打下,后来事实正是如此。前不久,日本、美国都有声音说,一两个星期就能解决中华人民共和国非法存在的问题。彷佛时光倒流,又回到鸦片战争以前。北韩的问题还要简单,一枚导弹落下的同时,包括饥饿在内的一切问题也就迎刃而解。

政权惹来人民唾弃

还是十九日的消息,伊朗反美的宗教精神领袖霍梅尼的孙子,侯塞因.霍梅尼公开发表谈话,说美国不要与伊朗现政权谈什么伊朗核计划问题,发来大兵将其推翻可也。毕其功于一役,一了百了,何其佳美。“他呼吁总统布殊前来占领伊朗”,并解释道:“自由必须以任何可能的方式来到伊朗,不管是透过内部或外部发展。”我俩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像伊朗这样的国家,不是它有核武器不道德,而是它的存在本身不道德。有核武器它威胁文明世界,没核武器固然在军事上威胁不了文明世界,可是它却残民以逞,威胁本国人民,在道德上折磨文明世界的良知。去年在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当访问学者时,认识一位来自伊朗的女性。她是比我晚一期来NED的访问学者,此前在伊朗一间大学任教。有一次我们一帮人去吃饭,席间我问她在国内是否戴头巾,回国后会不会有麻烦,怎样看待伊朗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等。她回答的原话我忘记了,但她言语间对伊斯兰和伊朗政权流露出的轻蔑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当时我深感,一种文化传统,一个现政权,让它的人民,哪怕只有一个人民,感到如此厌恶、恶心、轻蔑和唾弃,都是可悲、可耻和该死的。

中国天天发动战争

日前在新加坡举行的亚洲安全会议上,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指中国军费不透明,并由此质疑中国的军事计划。与会者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阎学通提问说:“美国军费透明,为何发动了那众多的战争?你说中国军费不透明,可中国从来没有发动过战争。可见,发动战争和军费透明没有直接关系。”这个学棍简直一派胡抡!中国天天对自己的人民发动战争,怎么叫“从来没有发动过战争”?六四、镇压法轮功、汕尾血案,绑架陈光诚的母亲和哥哥,在北京机场挟持参加联合国人权会议的维权英雄刘正有,打伤接受德国电视台采访的傅先财……都是战争。美国发动战争是输出民主,中国发动战争是施行独裁,岂可在“发动战争”问题上相提并论?

苹果日报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