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洲买内衣

刚移民澳洲时,我才廿几岁,那时胸部还没能称之“伟大”程度。

在台湾时习惯买有厚厚衬垫的胸罩,不光是为了“假博”(请以台语发音)。

还因为不这样穿走在街上没有人能忍受由于“两点”激突而招致的异样眼光。

但很奇怪的是廿年前,我曾想在澳洲买一件“台式胸罩”,走遍墨尔本各大百货公司、购物商场皆遍寻不着。

乖乖!澳大利亚所有的女性胸罩全是薄薄一块布,而且罩杯又大,穿在身上胸围紧兮兮、乳房部份却松垮垮,怎么挑都挑不到合适的。

廿年,也许因为喝了大量澳洲鲜奶、吃乳酪、牛肉、羊肉、多种坚果……最重要的大概自己也变成真正的“哺乳动物”的缘故,胸部日益肥硕,在澳洲购买内衣这件事对我而言才变得比较方便容易。

墨尔本有个著名的研究机构“墨那许大学”,经常做些令人发噱的社会行为问卷调查,(譬如调查喜欢挖鼻孔的人是不是较乐观?(行为心理学研究);寻找这个国家最丑最笨的羊在那里?(为了确定培育优质羊毛基因)。

最近,该大学市场部教授Yelena Tsarenko又进行选购胸罩的挑选过程的反应研究,探讨澳洲妇女选购胸罩的过程到底令人愉悦或讨厌……)结果显示,澳洲妇女选购胸罩的过程其恼人程度与看牙医不相上下。

这个调查从去年10月份进行至今,大约有59.2%的女性觉得购买胸罩让她们感到不愉快,只有24.7%的人称她们喜欢挑选的过程。

这个调查报告除了勾起我个人选购内衣的经验记忆外、也引发了我多重的想象。

选胸罩技巧真不少,除了胸围尺寸、罩杯大小基本常识之外、为达不同塑形企图、搭配各式服装场合,扮演不同角色、显现个性差异或气质,选的胸罩学问技术恐怕不见得能在短期间速成。

本人经过多年考察,澳洲卖内衣的专门店和台湾日本有极大的“东西(身体)文化差异”。

东方女性穿胸罩所重视的往往为了营造出“穿上外边衣服后的效果”美观重点是“外在美”。而澳洲妇女一般则较多考量“胸罩”本身。她们比较重视“内在美”。

年轻的澳洲女人们觉得加了衬垫的胸罩把她们的“性感”给破坏了,女人的内衣是性感最美丽精致的包装,胸罩存在的最高目的和价值就在美丽胴体被揭开之前的视觉氛围,如同拆礼物一般。也许西方人喜欢用美丽的“包装纸”把很一般的礼品弄得看起来价值不菲、高贵典雅,这种企图也被男人移情于用来包装女性身体。

所以薄薄一块布、或透明、或花边、或由钢丝营造效果、由前胸或后背开扣都有考量,另外由于西方宴会经常有坦胸露背的晚礼服,胸罩如何能不用肩带又不滑落穿帮,如何有效修饰胸前又完整坦露美背、如何上托集中“撬”出乳沟……?购买胸罩的女性朋友在购买之前一定得脑聪目明,搞清楚弄明白。

也许对我这类怎么努力也性感不起来的“黄脸婆”而言,心宽体胖地只想选购一件“日常用品”竟然就得被这些有的没的搞得头晕眼花。再加上进试衣间时灯光往往过于明亮,平时没时间关注的赘肉和水桶腰都会在试穿内衣那一刻毫不留形地曝露在自己眼前,那种赤裸裸证明自己不具完美身形的残酷打击,恐怕不是年华老去的女性朋友可以欣然迎受的。

早年胸罩和内衣并不是那样复杂难挑,只要自己默默潜入试衣间试穿一下就能搞定。不幸的是,以目前胸罩和内衣的文明进化程度,一进百货公司或购物商场的内衣专卖店,想挑一件起码“合身”的对象,非得有专业指导不成。

轻薄短少的对象、机关重重、售价也绝不便宜,进口高级品售价恐怕比电视和冰箱都要昂贵。所以我们女性买内衣时绝对需要经过复杂的身心挣扎,如果找经验老到的专人帮忙才能买到真正合适自己身裁的内衣,却得将自己那早已和性感说拜拜的身材暴露在人前。无法突破心理障碍如本人者,往往选择将自己关在独立试穿间,比弄半天,耗去许多精力,然后买到一件穿起来很“畸形”的内衣……?

在澳洲,我不但同意选购胸罩的过程其恼人程度与看牙医不相上下,而且我也能体会发明这项问卷调查的教授Yelena Tsarenko的确用心良苦。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