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4日,自由亚洲电台“调查报道”节目,公开了达瓦长期被关押的事实。听到当局粗暴地拒绝回答记者所有问题的蛮横无理的声音,更让人担心达瓦的处境。

达瓦是在2010年10月1日,“国庆节”这天被捕的,当局的说法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这是达瓦第三次被捕。第一次在2006年,被认为响应达赖喇嘛尊者拒穿珍贵动物皮毛的号召,是当地发起焚烧动物皮毛服饰运动的带头人之一;第二次在2008年3月16日,被认为有鼓动藏人反抗中共残暴殖民的倾向。

达瓦是西藏安多地区阿坝人,幼年在格尔登寺出家,后还俗,到若尔盖读高中,考入康巴大学,毕业后,在阿坝任教。2004左右,达瓦创办了藏文杂志《时代与我》。这是一个具有现代意识,批判性、争论性都较强的先锋杂志。主要刊载政论文章,探索西藏的发展方向,包括教育、宗教、社会经济等。

该杂志共有四位编辑,其中两位编辑布旦(笔名布达)和尕让云巴(笔名噶米),已于2010年6月和7月先后被捕,并被判刑。

达瓦这一次是在成都被捕的。开始,被关在了阿坝黑水县,一个月后,送到金川县。六个多月过去了,至今,当局不仅不允许达瓦的妻子扎木拉与达瓦见面,连律师到了金川也被当局拒绝与当事人见面。据说,达瓦这次被捕,与创办藏文杂志《时代与我》和发表“反动文章”有直接关系。

达瓦被捕的第二天,当局对他的家,以及他和妻子扎木拉开的书店,都进行了大搜查,连U盘,帐本等,都被抄走了,网络被切断。但是,达瓦的妻子扎木拉坚信,他的丈夫不会犯罪.她说,他是一个好人,从不抽烟、喝酒,更不会说谎,正因为他优良的的品德,我们才相爱结婚。是的,达瓦是一位好丈夫,更是一位好父亲。扎木拉的母亲说,“我都这么大年纪了,还从没有见过像达瓦一样喜欢孩子的人。”

达瓦被抓走时,他的大孩子只有四岁,最小的孩子才生下四十天。被抄家那天,大孩子吓得发抖,拽着妈妈的手不放。“他们什么时候放了爸爸呀?”这是现在达瓦的大孩子最常提出的问题。

今天,达瓦的妻子扎木拉,带着两个小孩,频繁地往返于家乡和金川县之间,期望能见上丈夫一面。然而,“不要说见面,就是送吃的都不行。只有送钱可以,其它的都不行。”达瓦的妻子扎木拉难过地诉说着。

一个幸福的家庭,就这样被当局罩上了一层阴影.而这样被罩上阴影的家庭,在西藏,简直数不胜数!远的不说,仅仅阿坝地区,别说一个人失踪,就是被打死,自焚、被便衣捅伤,被警犬咬伤,也是平常事了。

一个个真实的声音,五十多年来,就这样被不择手段地扼杀着,一个个优秀的藏人,就这样被抓、被判刑,被残害,甚至被屠杀!这个政权,早已沦为全西藏的敌人。在西藏,乃至整个中国,人人都清楚,那些所谓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人们,恰恰是大家敬仰的精神先驱。

一位从阿坝来的格尔登寺的僧人告诉我,《时代与我》杂志,在藏区很受欢迎,因为,这是一本给人以新的视野、引人思索的刊物。这位僧人还说,他的手里曾有两本《时代与我》杂志,人们都抢着借阅,如今,也不知都传到了哪里,找都找不回来了。这位僧人最后还说:“达瓦是一位善于思考,有很强的民族责任感的人。”

一个国家政权,自认为可以被一本杂志、一篇论文所颠覆,是不是太脆弱了?是不是真的到了末日?但是,不要以为末日已近,就可以无法无天地制造悲剧,数以万计的西藏各阶层人们,以及每一个正义的中国人,都在审视着、等待着:让达瓦回家!让扎木拉不再流泪,让雪域高原的人们不再因自由言说而遭遇囹圄之灾!

延伸阅读:

自由亚洲“调查报道”:
http://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diaochabaodao/m0413invest-04142011144347.html
http://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diaochabaodao/m0413invest-04142011144347.html/m0413invest.mp3/inline.html

唯色博客《但是,又一位藏人知识分子被捕了》:
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0/10/blog-post_16.html

──《观察》首发

2011年4月17日星期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