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a1%8c%e8%bf%9b%e4%b8%ad%e7%9a%84%e7%99%be%e4%bd%8d%e8%be%be%e5%85%b0%e8%90%a8%e6%8b%89%e6%a0%bc%e5%b0%94%e7%99%bb%e5%af%ba%e7%9a%84%e5%83%a7%e4%ba%ba2

%e8%a1%8c%e8%bf%9b%e4%b8%ad%e7%9a%84%e7%99%be%e4%bd%8d%e8%be%be%e5%85%b0%e8%90%a8%e6%8b%89%e6%a0%bc%e5%b0%94%e7%99%bb%e5%af%ba%e7%9a%84%e5%83%a7%e4%ba%ba1

行进中的百位达兰萨拉格尔登寺的僧人

为抗议中共当局对阿坝僧俗百姓的暴行,引起全世界关注和支持,达兰萨拉格尔登寺百位僧人,从4月26日起,踏上了从达兰萨拉到印度首都新德里的漫漫长路。百位僧人中有三分之一来自阿坝格尔登寺,其他僧人,分别来自阿坝格尔登寺所属的十八座子寺院。

今天早晨,我在电话里和僧人伦珠有一个短暂的对话:

朱瑞:扎西得勒,古修伦珠啦!

伦珠:扎西得勒,朱瑞啦!感谢你关注我们格尔登寺的命运。

朱瑞:我其实也没做什么,仅仅不愿落井下石而已。古修伦珠啦,您来到流亡社区多少年了?

伦珠:11年。26岁那年逃过来的。

朱瑞:为什么来流亡社区?

伦珠:为了朝拜嘉瓦仁波切和格尔登仁波切。也为了学习佛法,在那边,他们管得太凶了。

朱瑞:请举个例子?

伦珠:稍微说一点真话,就关的关,压的压。我有一个刚刚逃过来的朋友,他现在就在我身边,去年,他爷爷去世,都没允许他离开寺院,更不要说回去超渡念经了。

朱瑞:这次徒步声援格尔登寺,对僧人们的身体也是一场考验哪……

伦珠:是啊,从高处往低处走,越走越热。我们都是从藏区来的,那边的天气和这边的不一样,现在已有人感到头痛了,但是,我们都是自愿报名参加的,因为老家那边……,他们是想借平措的事,毁掉全部格尔登寺。

朱瑞:是的,新华社已发出信号,说平措自焚是细心策划,这就是要行动了。可是,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愚弄大家说,阿坝方面“警寺双方融洽”,“僧事活动正常”。

伦珠:正常?为什么2008年以后,在阿坝境内新增设了13所军营,军人数量已经超过万人。

朱瑞:古修啦来自阿坝的哪个寺院?

伦珠:格尔登寺。

朱瑞:电话里有经声啊!

伦珠:他们正在念《二十一度母颂》,有时也念《般若经》和《大白伞盖经》。

朱瑞:昨天走了多少里?

伦珠:34.

朱瑞:要多少天才能到德里?

伦珠:二十多天吧!

朱瑞:祝你们一路顺利,保重!告诉您一个消息,今天我发现,在巴黎,藏人群体强烈抗议中共当局对格尔登寺的暴行,自由亚洲藏语广播节目,也播出了唯色的文章:《面临灭顶之灾的格尔登寺》……

伦珠:图洁且!图洁且!

2011年4月27日加拿大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2011年4月27日星期三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