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午后,和往常没什么不同,我照例在拉萨那座古老的寺院,和几位古修啦边喝甜茶边聊天。

在西藏,不管到哪个传承的寺院,宁玛、萨拉、噶举、格鲁等,我都感到从未有过的安全和踏实。那些寺院,总是无条件地接纳我这个外乡人。有一次,去罗布林卡,我和大家一样,到售票口买门票。

“你不用买。”售票僧人说。

“为什么?”我愣了。

“你是导游。”他说。

“我不是导游,是游人。”我解释着。

“你不用买票。”售票僧人坚持着。

后来,在哲蚌寺、色拉寺等等,也遇到了这种情况,像天方夜谈。

有一次,我去日喀则,刚坐上长途汽车,一位藏人,就拿着一个香蕉和一个苹果,到了我的车窗下,举给了我。而那时,在拉萨,见到水果实在不容易。正是这一个个细节,串连起了宝贵的信任,让我与那个佛国血脉相连。

现在,让我们再回到那个古老的寺庙,喝甜茶的午后。其中的一位古修啦,从茶桌里面,突然拿出了一本书,举在额前,碰了一下:“送你的。”

“智慧的窗扉”我念着,打开了第一页,“啊,是达赖喇嘛写的!”

“嘘,小点声。”一位僧人提醒着。

是的,任何关于达赖喇嘛尊者的话题,除了批判以外,在西藏,都是被禁止的。也许正因为如此,每每说到达赖喇嘛尊者时,忍不住泪眼朦胧。

“你见过达赖喇嘛吗?”另一位僧人小声地问我。

“没有。”我说着,打开了第一页。

达赖喇嘛尊者,正坐在一个很矮的有着靠垫的沙发上,一只小狗蹲在尊者的脚前。尊者微笑着,和平、慈善,深红色的袈裟,神圣地披在肩上。

这是一本很薄的书。往常的话,一、两天就会读完。没想到,我居然读了很长时间,读一读,停一停。不是不想读,而是,需要让那些纯净的语言,穿过思绪的末梢,抵达我心。

今天,十几年过去了,我早已离开拉萨,且多次见过达赖喇嘛尊者,可是,我还在读,一遍又一遍。每次读时,都会想起那个喝茶的午后。对那位神秘地送我这本书的僧人,满怀感激。

这本书,是中国当局组织人翻译的。封二上,明晃晃地写(内部资料),而后是《编印前言》,自然是批判。不过,也谈到,因各方面的迫切需要,不得不翻译。接下来,是一个叫郭朋的人写的序,自然又是一翻批判。而后,才是达赖喇嘛尊者的原著序、原藏译英之译者前言,而后是目录:

西藏佛陀教说发展史
《智慧的窗扉》

达摩
再生
真理之二谛
三科:五蕴、十二处、十八界
三藏
三学
修习之道

声闻乘
缘觉乘
大乘
金刚乘
佛身
一佛之德

这本书对我的影响,是颠覆性的。远远超过我早年喜爱的那些大师的名著,也可以说正是这本书, 把我从唯物的世里,打救了出来。

此书语言质朴、简洁,以下是几段摘录:

“精神控制着肉体。”

“善念的力量可以使心灵中现存的缺点与瑕疵失去效力,也只有这些善念,才能把一个人从自己的错误之中拯救出来。”

“一个人的职责不仅仅是使现世的生活舒适,在他的面前,展现着生死轮回的未来。”

“随着心灵安宁而来的则是充溢整个心身的快乐和幸福。”

尊者由浅入深地把我们带向佛学领域,尤其是对戒学简洁而精湛的解释,使之立体化、生命化了。尊者说:“一旦在一个人的心灵中确立了这种戒律,甚至在邪念刚刚出现时,就能加以自制。”还说,“一个人应借助于谨謓和明晰的理解,对自己的精神和情感的连续加以分析,谴责恶念,增加自己的羞耻心和对责备的恐惧,牢固地确立一种美德……”

就是这样,尊者引导着我们,走进一个身、语、意的世界。

但是,书中的很多内容,对我,这个长在“新中国”的人,并不是一下子就能理解的。当读到“真理之二谛”时,我费了好大的劲儿,才理解“人无我”和“法无我”的含义,而接下来,我又在三科: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之间,徘徊了很久。

每当读这本书时,我都会想起,在拉萨,那个古老的寺院里,喝甜茶的午后;想起那位古修啦,从茶桌里面,突然拿出了这本书,举在额前,碰了一下,放进了我的手里……

写于2011年7月19日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