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西藏军区这片占地广大、林木苍郁的办公区,曾是朗顿家族的林苑。早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连同林苑里的别墅,朗顿家族一并借给了西藏军区。因为没有打算卖,所以,别墅里所有的古董、衣料、家俱,卡垫等,也没有拿出来。然而,西藏军区进去之后,再无归还之意,延至1986年,只给了朗顿家族20万元人民币。

林苑里的别墅建于上个世纪二十年代末期,用料极为讲究,连石块都是精雕细刻,格外规整。其设计,是根据西藏的地理、气候等特点,承袭了西藏独特的风俗习惯,无论在采光还是空间的利用上,都有独到之处,对研究西藏民俗、建筑、宗教、历史,有着不可替代的价值。然而,2011年5月,被西藏军区擅自拆掉。

被拆掉的不仅是朗顿家族的老房子,还有帕廓街上,那些环绕着祖拉康的更为古老的美宅。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我在拉萨期间,曾到有关部门寻问,也许是我的记者证和这副汉人面孔起了作用,他们居然回答了我的问题,说:“原来在帕廓街上,那种老房子有500多座,现在只剩下了93座”。而今天,据说早已所剩无几了。

拉萨原来的建筑,都是很讲究的,对街道、下水道等距离,有着严格的规定,还得举头望见布达拉宫,且不能高于三层,也就是不能高于罗布林卡的建筑。这很象加拿大,在离我的居住地不算太远的落基山下,有一个风景如画的小镇班佛,就不允许有过高的建筑,也不允许修盖别的风格的房屋,不管你多有钱多有势,都不能例外。

我在拉萨期间,有两位德国人,绘出了中国入侵西藏以前的拉萨图,记录了一些老房子的命运,那是用一个象牙色的粗布绘出的图集,美仑美奂,我曾举在手里,惊叹拉萨之美。然而,不久,我又听说,这两位德国人被当局驱逐出境。

被破坏的不仅是老房子,还有原来拉萨河边的那些苍郁芬芳的林苑,西藏人称为林卡。比如,从朗顿家族的林卡向东延伸,沿着拉萨河,就有:夏札林卡、察绒林卡、宇妥林卡、钦秘林卡,热廓林卡,嘉玛林卡……还有专属于僧俗官员游乐的仲吉林卡和孜仲林卡,划给印度大使馆的德吉林卡……。而每座林卡和林卡里的别墅,如今,已被破坏得面目皆非了。

几十年的殖民统治,彻底毁掉了一个精心发展了一千三百多年的拉萨。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和西藏毫不相干的中国县城式的建筑,偷工减料,花枝招展,浅薄轻佻,和西藏的文化完全割裂。像硬是让一位庄重高贵的女人,穿上廉价时髦的外衣,这是一种以丑替代美的过程,是对西藏野蛮的蹂躏,却美其名曰为“解放西藏”、“建设西藏”、“发展西藏”、“支援西藏”,其实质,还是让西藏消失。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2011年11月17日星期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