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钟:
现在就延伸到下一个问题:你有意想在绘画中表现一些东西呢?还是绘画本身就是你的目的?

茍红冰:
实际上这不是有意的,它是自然产生的。绘画的对象是自然产生的,绘画是自然产生的,思想是自然产生的。这就是艺术。我为我拍的那组照片写了一个序言,有一些问题我也在那里面阐述了。艺术所表现的东西,艺术的这种对象,是自然而然产生的,甚至于它就是站在你面前的一个现成品。
我在前面已经讲到,我觉得我非常接近于表现主义的概念,但是在有些作品的制作方法上又是概念主义的。因为概念主义是让现实还原到事件本身的一种方式。一个作品的题材,你要画一个什么东西,或者一个作品的对象的产生会与这个事件有关,会是一个还原的过程。
绘画本身没有什么目的,如果有目的的话,那就是艺术预设的本体,艺术就必然走向一种抽象的形式,成为一个空洞的口号。除非你有一种偏执的爱好,为获得某种愉悦,这个当然是很简单的,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但是我觉得它不是我从事绘画的目的。绘画是艺术的一个形式,它是精神在某种程度上的一个凝聚,而不是说对绘画本身的一个偏好。当然也有偏好的成份,但这不是最主要的东西。
绘画本身只是一个形式而已,如果你纯粹把对于这个形式的迷恋解释为人的一种本能的话,这是可以理解的。人对于某种个形式的爱好,就像是人对某种物体的喜好一样,是一种恋物癖的行为,多数人都有这种爱好。比如你到市场上,看到一个杯子很精致,他就会产生一种喜爱的感觉,百看不厌,就有拥有它的欲望,这就是恋物癖的概念。可以说对于绘画本身的爱好,是可以用这个概念去解释的,这其实没有什么太多的意义。绘画作为艺术重要的东西是思想,如果你以目的论去解释绘画的话,你就可能会撕裂这个绘画的概念,你把它肢解了。
绘画是一个完整的存在,只能说是存在。甚至你都不能说是它的一个表现形式,有一些东西不能分开去谈论它。分开谈论它,就等于把它肢解了。如果一个人,你把他的身体拆开了,他就不再是人了,绘画也是一样。绘画就是一个存在,存在本身。

阿钟: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