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今天推出了九篇文章,总共属于底下四个专栏。除了台湾问题专栏共有六篇外,其余三个专栏各有一篇。在这里我们把所有文章简介一下。

认识问题

茉莉的《从心理学看习近平的恐怖政治──习仲勋与当今维权律师的命运》根据“受虐─→施虐─→循环往复”之链,申论了习近平采取非同寻常的恐怖统治。作者并进而比对了习仲勋在文革时期所遭受的迫害,与当今“7.09”维权律师所遭受的折磨,发现二者惊人的相似性。

探索道路

上报主笔室的《“台独”如此.“港独”如何能走自己的路》申论了他们对于港人采取港独的种种反对意见,并且指出:台湾和中国有百里之隔,台独都走得颠颠簸簸,而且至今并且尚未走成,香港与广东深圳毗邻,港独怎么走呢?

我们给此篇安上一篇相当长的编按──《港独运动的必要性》,认为中共如果决心破坏“一国两制”,香港要自救就得走港独道路;而且,退而求其次,港独诉求有利于争得港人的自主。

台湾问题

这个专栏提供六篇议论台湾问题的文章。

《跟煽动打台湾的战争贩子学者李毅辩一辩(之一)》是一个长篇大作的头两篇:《为台海危机致全球华人的一封公开信》和《谁是台独真正的教父?谁为台独树立了榜样?》。作者坚决反对中共,尤其反对它的对台动武。这是此篇的最大亮点。但是早期毛泽东的一些正确而且重要的进步言论,也因为作者的极端反毛而被当作毛的“罪过”加以“揭发”,实在可惜。

《自由时报》的《无视党内疑虑.国民党新政纲删一中各表》和《一中同表.得偿所愿》说明国民党的新党纲把原先的“九二共识、一中各表”改为“深化九二共识”,这就给洪秀柱的“一中同表”预藏了空间。这个做法引发台派的不满。

台湾本来就不属中国。1945年,中华民国的赴台接受驻台日军的投降,目的在于维持治安,静待战后和平条约的处理台湾的何去何从。这并不意味着日本把台湾“割让”给中国(这时的中国是指当时还统治着中国的中华民国)。在《旧金山和约》日本采取“放弃台湾主权”而非“把台湾割让给谁”的方式处理台湾的归宿。这意味着台湾从此不再属于日本;台湾的主权当然回归台湾的主权者──台湾人民。当时的蒋介石的中华民国已经不再统治中国,而真正统治中国的乃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因此,在这个变动之前、过程中、以及之后,历史表明:台湾不属中国。

国民党并不这么认为。它说《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宣言》要求日本战后把台湾归还中国。因此,战后台湾已经归还中国。因此台湾属于中国。这样的主张是没有根据的,因为这两个文件仅仅是同盟国内部在战争终结以前的“意愿表示”[“在战后我们同盟国要如何如何”的意愿书(Binder,or even Contract)],而《旧金山和约》则是真正的战后的切结书(Closing Statement)。领土的转移,当然由切结书说了算。

《自由时报》的《台湾不属中国.台派批国民党不提旧金山和约,欺骗世人》说的就是台湾本土派就这一点对国民党人避谈《旧金山和约》的批判。

台湾之友陈礼辉的《自己国家自己救,就由自己开始做起吧!》是一个给台湾人民的献议,建议此时此刻的每一个台湾人应该怎么办才能最好地救自己的国家。

《自由时报》的最后一篇──《抛“三南政策”.学者吁政府别只强调新南向》建议台湾新政府不要仅仅强调新南进政策,而完全不提南海。他们抛出“三南政策”主张同步结合思考“东南亚、南亚、以及南海”。

他山之石

鲁直的《军公教大游行达到效果了吗?》表示,年金制度是个政策性买票搞出来的不合理制度,而且再不改革国家就会破产。这个制度的受益者──这些退休军公教──的代表如果拿不出自己的改革方案来,“那么再有十次的游行,都一样会被污名化,一样拿年金的人,在社会上不会被尊敬,而且越演越烈”。

文章来源:民主论坛2016.9.8 特刊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