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下来脑子里就进水。

哦,这样说并不正确,实际上我生来脑子里有太多的脑脊髓液。不过,脑脊髓液也只是医生对脑汁的一种奇怪说法。脑汁在脑叶里就像车油在发动机里工作一样,使它保持稳定、快速运转。但我是个怪人,生来脑子里就有太多的脑浆,黏糊糊的令人讨厌,只是坏事。我的思维、呼吸和生命发动机在变慢、在漫延。

脑子里到处是脑浆。

全文在此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