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2002年秋在南京认识了井蛙,我便记住了她。从此一直关注并认真阅读她的每一首诗歌。仅凭匆匆一面的寥寥数语,是无法真正读懂她的诗歌的。诗井蛙的诗,须静下心来,甚至要在冷却了一切生活的温度之后才能真正进入她的诗歌里面去。

冷静是井蛙诗歌的基调。这在诗歌体裁上是不易掌控的格调,尤其对一个年轻的女诗人而言。她基督徒的身份,给了诗歌一个虔诚安详的抒情视角。透过这个视角,我可以轻易的在某个段落里找到诗人最真实的过去与现在。读她的诗歌,我总有一种深陷其中的沉重与悲悯。在她魔幻般的叙述里,我总是心存敬畏的与那些看似信手拈来的意象躲闪着、碰撞着。而每每读罢她的诗歌,我的心头又总是霜凝露重,喟而无言。

诗人旅居海外多年,一直坚持写诗,并倔强地坚持母语写作的立场。她说,诗歌是她诸多生存方式中最完美的一种,放弃诗歌除非她死了。她说汉语是母语,用母语写作,可以使自己更准确自如地调动自己,激发自己。我觉得这不是她客套的辞令,她的选择是遵从艺术至上原则的必然结果。的确,在井蛙灵魂长成的季节里,母语仿佛那茂密的一树浓荫,信心、勇气、尊严、智慧、体验统统蕴含在其中了。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