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

之壹

睡眠释放重力。
齿缝的碎果皮,
果核般脱落。
眼眶歪了,
发髻,带柄的鸟巢,
卷进些灰色鬃毛。
鱼鳞云为制度清理涂鸦。
喇叭声,
给风加一道亮边,
一道门帘。
红领巾,
系在榆树的
喉结上。
腋窝里互搏的苹果,
书包上别致的五星,
钥匙细细
尖叫着,
找到某人,
来自清澈海南。
拖鞋和内裤的气味,
像空渔篓。
衬衣在银灰色的拉杆箱里,
跌宕起伏。
“哪里去了?哪里去了?”
弗拉基米尔的京巴狗,
衔来狡兔的皮鞭,
轻柔睫毛,
使她朗诵。
来吧,跳下来,
高下相倾,
……偶尔失重,引力,反物质,
挤进立论的黑轮胎。
疤痕,再生纸,胶水,
糊防波堤。
若干攸关囚在里面。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