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躲藏在眼球之后 试图查阅伤口地址

……我就听到了一束女声合唱,歌声空旷辽远,是来自大脑颞叶的听觉区——安宁的气息仿佛走进天堂……但伴随着的情景是个旧商店,浅蓝色的门巳经变成淡灰,上半部的四块玻璃写着红色大字——修理电器,门坎划满了自行车推进推出时的痕迹。我不记得这个修理店在哪儿见过了……渐渐地,随着歌声,我看到了声音记忆细胞,是它们在振动……由于长年闲置着视觉功能,细胞们就把大量的听觉细胞,往那块空间移动,我的听力就倍增了。

也许是记忆和时间交错了,那歌声,应该是在收音机里听到的,场景也许是我南方大学的宿舍,不,是媚媚宿舍……终于看到了一个CD封套,是这儿了:当时在看着眼前的香港姑娘,心里盘算着做什么才能让她喜欢我,就忘了音乐,但听觉区把这一段全录了,甚至还把她倒茶壶的水声以及我手一紧便捏出骨骼关节的响声也录下……

要控制回忆她,我警觉地提醒自己,但来不及了,因为每想一次媚媚,带者她信息的神经元就不断地增加,并往神经网扩散……我又想起,天气沉闷的时候,她就郁郁不乐:那天,窗外的街上有个乞丐,白发盖满了脸,很久才走过去,视线还看见落了雨的桉树,有些叶子反着天空的光,亮得像些碎镜子。阿媚低着脸说:够了,够了,好烦啊。然后就是很快的广东话了:你晾的衣服拿回来了吗,又说:真烦人,在这儿,你想抽烟去凉台,快走吧,快走吧,烦你……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