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回:梁复生折臂大难不死,黄蒲诚奉命前来探望

汗水在梁复生的脸上,如珠如豆,渐渐侵着结痂的伤口而下流。麻药过後产生的剧痛撕裂了他的心肺,梁复生的眼睑皮颤抖着,眼皮随着神经一跳一跳的抖动着,牙齿疼的咯咯作响,复生的潜意识里似乎感知到自己还活着,一只还没残废的手揪住床单猛的一拉,硬是让自己在昏迷中挺了过来,他缓缓地睁开双眸,馀光打量了下周遭的环境,看到周围四处寂静,只剩下自己孤零零地躺在病床上,内心不免泛起一阵涟漪,心中默念:真乃英雄落寞!
很快一阵剧烈的疼痛从神经末梢传递至心头,他甩头望了一眼身体的右侧,发现一只手被炸没了,见到此景,梁复生的眼神中顿生绝望之情。
他饥肠辘辘浑身无力,後背的汗滴黏着湿漉的木板床,在冰冷的湿气作用下直往骨髓里透,钻心一般的疼痛使得他的眼角里闪现出泪花来,梁复生仰天长啸大喝了一声:起来!
这个时候外面的门“吱呀”一声被一股莫名的外力弹开,只闻见”嗖“地一声,走廊上搐起一股阴森之风,那阴风夹着几片树叶直径卷入屋内。
粱复生下意识地了起眼皮,露出一条细缝来,隐隐约约地见到黄蒲诚穿着一件素不考究的深蓝粗布衣裳,从门外缓缓步入屋内,朝着他的方向走来。
黄蒲诚走近看来,见到血色的,近血色的床单布满了一道道刻骨铭心的抓痕,就知道梁复生经历了多少磨难,蒲城瞅了瞅梁复生残臂上扎着的绷带,然後又仔细瞧了瞧他脸上的气色,只见梁复生的脸色真像一张秋天晒成的乾菜,纠皱,脸色丝毫没有任何血气,头发蓬乱着,也不知道几天没洗漱了。
梁复生用一只手撑住了床板,硬是依靠身体的支点站了起来,黄蒲诚见到眼前这一幕反倒从心中油然升起一股敬畏之情,心中暗想:没想到他深受重伤居然还能靠自己站起来,不愧是建丰先生的得意门生。
梁复生定定的看了一眼蒲城,忍俊住剧痛,硬是松了死死咬牙的口,然後询问道:你怎麽会在这里,不是在基隆监狱管事吗?
黄蒲诚迟疑了一会,回答道:建丰先生派遣我早来香港一步,其目的是希望我暗中保护你的安危,没想到铁血救国会出师不利,穆澜姑娘竟然再次遭遇劫难,这是鄙人的失职,回去我定要当面向建丰先生负荆请罪。
梁复生冷笑了一声说道:建丰先生只是命你保护我,却没有说要你保护谢穆澜!
黄蒲诚抽缩着肩头,两手摆出无奈的姿势,安抚道:你这是话里有话,我知道你是埋怨我没有及时出手相救谢穆澜,可是我不敢轻举妄动,建丰同志说了,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暴露身份。
梁复生听了此番话之後,愈发的气愤,语气带着不满的情绪急转而下,怨忿道:既然建丰先生让你暗中保护我,为什麽你不出手相救穆澜,穆澜是为党国献出的生命,你懂吗?
梁复生忍着剧痛朝着黄蒲诚一阵咆哮,紧接着用力一脚踢中黄埔城的腹部,黄埔城”啊“的一声应声倒地,蒲城也不起身,只是坐在地上两眼愣愣地望着梁复生,让他发泄心中的愠怒,这是黄蒲诚第一次近距离地感受到梁复生身上所释放出来的能量。
梁复生愈发说的起劲,心中不觉一阵悲怆,五感之中的鼻腔一酸,瞬间涕泗横流开来,泪水随之而然地晕花了戴在他鼻梁上的眼镜片,只见他手臂上的绷带开始紧崩,看似无力的残臂随着手指握起的拳头显得刚劲有力,梁复生无不扼腕涕零,要说为谁涕零,除了替谢穆澜涕零,还为中华民国涕零,梁复生挥拳打在了墙壁上,还没愈合的伤口瞬间血管爆裂,鲜血从崩带中渗出……
黄蒲诚见状劝道:你这是在干什麽,你现在就只剩下这一条手臂了,你还这样折腾它,不觉得残忍吗?
梁复生回头狠狠的盯着黄蒲诚,口中念叨:要说残忍没有比政治更加残忍的,两党之争死了多少人,又要等什麽时候才能不以牺牲人民的代价换取和平?
当年我奉建丰先生的旨意,伏惟中华民国,谨布血诚,只为救黎民苦难,然而我发现你们都在欺骗我,谢穆澜难道不是人民吗?你为什麽不救,你完全可以出动你的人马来一个黄雀在後,包围地下党和宋子亮在码头仓库设立的据点,可是你没有做。
黄蒲诚一时没了主意,等到梁复生发泄的差不多了,这才冒出一句话来:建丰先生也来了香港,这个问题你可以当面去问他。
梁复生怎麽也想不到蒋建丰居然会来香港,梁复生用那条单臂揪住黄埔城的衣领质问道:那你还不赶快带我去见他。
黄蒲诚说道:建丰先生让我转告你,“受人家不能受的气,吃人家所不能吃的苦,负人家不肯负的责,冒人家不敢冒的险“,希望你能够明白“为谁而战为何而战”的道理,如果这一点你不清楚,那麽你大脑中的思想会一直困扰着你。
宋渔夫当年创立国民党其本意是希望国家早日走向议会共和,然而革命的果实总有败类想觊觎,我希望你能找回对国民党的信任,找回宪父宋教仁当年的创党精神,我们是为中华民国奋斗,所以我们需要清除国民党内部的那些败类。
只有人人争做有思想,有信仰,精神团结清除腐化的革命清流,才能把失落的党魂重新找回来。
梁复生双眼噙着泪花,无不痛心疾首地追问道:除了这些道理,关於谢穆澜安葬之事,建丰同志还有什麽指示?
黄蒲诚续道:穆澜姑娘为国捐躯,建丰同志已经命令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全权负责此事,破格把穆澜的牌位放至忠义祠之中,一并写入重大忠贞事迹史册,供奉起来,建丰同志还说了,穆澜虽说是党外人士,但是她拳拳爱国之心足矣证明她的奉献精神,更何况她是复生的至爱,因此给予最高的国葬规格,她和那些牺牲的中华民国将士一样,都是国家的英雄。

回目录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