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张平——看到了一起无法解释的非自然现象

第二天,当明翠拖着仍旧疼痛的双膝走过广场时,看到老皇城坝还是那样张着嘴。没有张得更大,也没有将嘴合上。好像是开足了马力的时间及历史在它的身上奔跑了一阵子之后,像是一个早泻者,猛烈地抽动了几下之后,又在它的身上停止了。

*

老皇城坝的那个样子真难看,破而不败。这与当时的崭新的时代精神是格格不入的。

为什么不彻底的摧毁它?每一个看到它的人都会这样想。那些容易愤怒,情绪激动的人都想抄起一把家伙冲上前去,将那个破而不败的古旧建筑砸毁。

这些人当中其中就有张放的父亲张平。张平是不是一个彻底的革命者呢?还是仅仅只是一个投机的机会主义者?是真革命还是假革命,看行动。就在张平的儿子张放和资本家的女儿明翠在课堂上第二节课时,张平从家中抄出了一根铁钎,急冲冲的穿过广场向老皇城坝而去。他的这种行动使在广场上看到他的有一点文化的人,都不约而同的想起了那一首诗:“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这就是这个广场上的统一的文化背景。于是在人们的心目中就不由自主地升起了一种悲壮感。像是在目送着一个去找死的人走进滚烫的汤或火热的海中。

事件就那样随着张平一步一步向老皇城坝接近而发展着。悲剧。一出悲剧在广场上演,高潮随着向老皇城坝一步一步接近而一波一波地掀起。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