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七四年春节县城的街头巷尾

七四年春节,是虎年春节,S县城热闹非凡。大年初一,龚老大和“土而奇”两口子又上演全武行;两口子打架,从家里打到街上,砖头飞来飞去,一边有龚老二助阵,另一边有娘家人参战,真所谓打虎要靠亲兄弟,上阵还须父子兵。大年初二,公安局的小贾痛打老婆,老婆号啕大哭着跑去跳野马河,好容易被人从河岸上拉回来。大年初三早上,中学乌老师两口子爆发战争,老婆大发雌威,提起八磅暖壶砸碎一块窗子玻璃,乌老师大怒,拿起火铲“乒乒乓乓”把窗子玻璃全部打碎;正是寒冬腊月季节,朔风怒号,气象站站长“左不准”预报的气温是零下二十度,寒风从变成大窟窿洞的窗子直往屋里面灌,尽管炉火旺盛,也无济于事,屋里马上变成了冰窖;乌老师和老婆冻得瑟瑟发抖,就又怒气冲天地打浆糊裁报纸糊窗子。

也是大年初一,邮局的几个酗酒者玩枪走火,子弹从小丁子身上穿胸而过,局长吓得酒也醒了,飞跑到医院里,大喊大叫医生护士,医生护士却当他来耍酒疯,都躲着他,离他远远的站着看他如何吹胡子瞪眼睛,半天没人理睬他。又有几人跑来喊医生救命,值班的张从虬大夫这才感觉情况不对,拿起急救包去救小丁子。小丁子伤势甚重,张从虬不敢怠慢,赶紧四处找车送小丁子上沙州县医院。冯玲大夫接着值班。很快又有吃坏了肚子的花花来看病。她抱着半岁的儿子,看过病,她去药房取药,顺手把儿子放在药房小窗口上,小孩在窗口上拉了屎巴巴。花花见状,装作没有发现,不动声色地抱起儿子走了。下一个病人是邱鼻子,他也是吃坏了肚子,他到药房取药,一不留心,手抓到屎巴巴上,登时勃然大怒,正要发作脾气,忽然转念一想,他又不作声了。邱鼻子取了药走到走廊另一头站下,一边用纸揩手,一边耐心地留神等着观看,直到又来了一个取药的人其其格,也抓了一把屎,她气得在药房窗口前跳脚大骂“缺德!可恶!岂有此理!”邱鼻子这才满意地捂着嘴巴偷笑着离开了医院。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