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为什么,一出家门他就感到突然轻松了。简直要哼出小曲来。他感到精神很好,就像雨过天晴的天气。他穿过了半条街,两条胡同,又走过了几块围着竹篱笆的菜园,直接走到了正法家。

没想到正法回来了。

正法穿得体体面面的,还理了个不三不四的老板头(即小平头)。看见老支书大驾光临,脸上的每一块肉都活了,亮出手机给老支书敬烟,老支书直冒冷汗,撒谎说:

“张亮要买学校,我想征求村民的意见。”

“卖学校?你说谁卖学校?”

正法的脸因为吃惊看上去像在受苦刑。老支书不得不把磨刀六跟他说的话学了一遍。正法的脸色就更不自然了,他抽动脖子把张亮骂了一通,并且说,“这家伙在外面挣昧良心的钱,盖个楼压死他!”见老支书没发表什么意见,又说,“等我再挣上几年,啊呸!我盖个十层楼气死他!”

这时候,脸色绯红的健妹上来给老支书倒茶。老支书尴尬地站起身,瞟了瞟她。老支书怯生生地说,“我该走了。”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