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方鸿渐进了三闾大学便妨效各位教授同行大行小鸡肚肠之道不再幽默,中国的确是个黑色大染缸,什么样的家国情怀一进中国就变味,包括知识分子扎堆的国立三闾和他们的蝇头小鲜,没人认为自己为利而来,但所有人全都利字当先——就像80年代的文人下海都说不为钱,但没一个不为钱。

但方鸿渐终究深陷于废话连篇的论理课上不能自拔最后因本课全部废话自己沦为废物,就像一个男人因挑动不了房事最后各自睡觉。但学子们依然前赴后继的选修此课,因为该课一不笔记二不作业三可加分,重要的是甩国际大牌的方教授不点名,于是课上的男生远远的坐女生昏昏的睡,再于是方教授讲到废话都没得讲时黑版上书写废话,再再于是教授和学生一同摸着各自的心跳等待漫长的最后几分钟。

然而三闾的导师制规定未婚男教师不得做女学生的导师为防师生恋有损风化,那好已婚男教师带女学生会不会或重婚或诱发家庭解体。是不是有同性取向的男教师带女学生才够安全,但若烈火红颜烤焦并最后女学生改写男导师的性取向,岂不更不可收拾。

那么为保中国教育之天然纯洁也为新一代女性健康成长,为人师表者是不是要先行节育以绝滔滔。也可两者相比取其轻,要么校方坚定只能男教师带男生女教师带女生,若遇同性取向的老师或学生高度关注全程监控,一经发觉师生暧昧哪怕是内心企图决不学委员长对待倭寇一走怀柔二行持久三祈美欧有变再图百年渔利。对待所谓师生恋情必即刻绞杀于摇篮里,扼杀在萌芽态,抽薪于欲燃间。此地决无有情人终成眷属古之腐说,就像咱泱泱国府剿地匪于生辰八字,灭主义于千山万水,绝异端于灵焰肉身,化眉目传情于千里烽烟。

好在新生活要求的师生同吃没什么性别风险,只是教授们的吃相该收敛一下了。

2016-09-11夜晚美兰湖

前篇:围城随想56——口吃的艺):

这很象年少时也略带口吃的本酒葫芦,明明错了因为口吃竟让老师觉得我没错,后来初婚明明自己偷情,因为口吃竟让首任夫人不忍责难,再后卖给客户图书以旧充新,也因为口吃那个美女客户竟义薄云天化干戈为小媚又以当新书价狠购了我一车破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