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弗尔塞特先生:

通过阅读您的文章及我们的交谈,我认识了埃里·威赛(Elia·Wiesel)。一个多月前,我从图书馆借出几本他的书。但这段时间我要准备伊萨卡学院义务报税的考试,没有更多时间,因此只读了《遗忘》和《夜》,但是《夜》我读了两遍。对我来说,它如同一本圣书,我会在今后的时间里再反复阅读。

我从未料到《夜》这麽一本简单的小书,会如此强烈深邃地撼动人心—阅读时你的身体、心和灵魂都会随之那些文字、语言一同颤抖;而合上书后,那些句子始终萦于脑海,如波浪不息地拍打着岩石和海岸。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