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杂文初试锋芒

副刊,是中国报纸的一个传统,一大特点。尽管是“报屁股”、“龙尾巴”,但都不可小觑。从上海的《申报》《新闻报》,到北京的《京报》《晨报》,到《民国日报》《时事新报》,以及后来的《大公报》《文汇报》,无一家报纸没有副刊。这些副刊,有综合性的,有文艺性的,有综合性与文艺性相结合的——即综合性文艺副刊。言论是副刊的眼睛。魯迅的杂文,大部分就是发表在报纸的副刊上的,成为副刊的火眼金睛,引起社会的震动。

上海《解放日报》于1956年9月20日创办《朝花》副刊。“朝花”两个字是取魯迅墨迹,于当年12月6日第39期冠名。《朝花》副刊从创刊开始杂文栏目一直坚持而没有中断。因为其奉行的宗旨就是:言论是副刊的眼睛。杂文是文艺性的政治、社会、思想评论,是副刊的压轴戏。没有言论的副刊,总给人以轻飘飘的感觉,就像当前中国绝大多数的副刊一样。

《朝花》杂文的作者,坚持领导干部与名家两结合,老中青三结合。《朝花》创刊后,虽然发表过一些如张春桥、杨永直、李家齐等领导干部的杂文,但总的看还是发表名家的为多。1956年鸣放时期,就发表有巴金的《“有啥吃啥”》,魏金枝的《不要千篇一律》,林放的《“片面”无忧论》,俞振飞的《演戏人的话》,严独鹤的《小菜场与大饭店》等。1957年反右派时,发表了周原冰的《小品文万岁》,王道乾的《谈“吃利息文学”》,姚奔的《“闭门”外谈》等一批整风反右的杂文。1958年发表了一批反映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知识分子改造的的杂文,如姚文元的《雄心惊得专家叹》,刘金的《人的力量》,桔子的《关于“文曲星”的迷信》等。1959年发表了一些谈调查研究、克服困难的杂文,如石梁人(周原冰)的《续话困难》,拾风的《跳一跳,摘果子》,郑恒春的《要学会做“医生”》等。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