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后的魏央生今年二十七岁,没有买彩票的嗜好,也没有出过洋。念的重点大学,在民营公司工作,出息不太大。在公司升了主管,手下四五个人,出息也不小。四五个人里面有一两个年龄接近九零后,可并不脑残。一个比他还大,直奔七零里去。剩下的与他仿佛。他爱上网读小说,一毛钱读一个页面,每花一块钱可以读十三页。梦想过穿越,到二十五岁以后,想得较从前少。工作很勤奋,穿越的事以后再提。

和他谈恋爱的是小张,毕业于艺术院校,可是做了会计。应该是绝色美人,可惜眼神大而无当。念得是播音系,跟人说话超过三句话就没词——因为没人替她写稿。旁人猜测他和小张一起可能沉闷,可他也不屈不挠地坚持了三年。

这天下班,天降大雪。最后一节会,魏央生不住向外看。别人不也如此?才不过五点多,外面早已夜幕低垂。须要走到窗边,才能看见天上地下都落满了那些令交通堵塞的白东西了。许多人叫苦。会一开完,他们便冲出会议间,去挤天杀的公交和地铁。

魏央生想:“今晚我不回家了。”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