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理应有前所未有的自信理应有另一种表情

从东方“精神文化”的高度审视当代中国文化,在全球范围内始终未再现曾有过的人文历史的辉煌,直至今日,也未见以充足的自信,崭露或证明自己理应具有的另类文明的潜在强势。这不仅仅是一种历史现象,也是未彻底改观之前的当下整个现实。

究其根本原因,一为“五四”新文化运动后,引进西方现代文明的同时,中华民族自身文化传统被“鱼目混珠”彻底“砸烂”,五千年灿烂历史“文化菁华”被全盘否定、荡然无存。致使人为断裂的中华文化,今人无从在精神上健全“承传、拓展和弘扬”。一是文化的“一元化”的单一倾向、使气血畅通的社会精神“文化人体”无从孕育。文化受制于“政治图解”式的一面倒,或苍白贫血、或天然弱智、或呈诸多扭曲病态。而今这同一性质文化的通病或遗疾,却流于习惯性的“隐形围堵”中自愚与自娱,或“稍纵即逝”、“自生自灭”的痞俗与浮躁。这种不具人类普世价值、不受人类共同认同的“文化”观念的产物,并非来自地球上不同地域与民族的“精神选择”,而是源于惯于自闭和精神自虐者“得过且过”的苟且心态,以此取代一个民族“高屋建瓴”面对新世纪的博大人文愿景!

心灵健全的“文化人体”无从屹立、并引领全新的时代走向和精神潮流。今日全球注目并期待于中国的,却是经济崛起的同时,文化的开放与多元;攫取物质财富的同时,伴之以提升精神文化的高度,创造和推出远非为“窑洞视野”所设限的在全球范围内“独具风骚”与总体人文走向同步的当代中华民族人文。

在文化意义上,中国人长期形成一种外“浅”内“假”的文化、或曰政治“癌”文化。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