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学府真是个养老院,隔一段日子才能办一回为期一周左右的学习班,忙碌几天,班一散,就没事了。教员尤其没事。司机很忙,财会人员也忙,保管、打字、电工也还有事,行政干部围着院长们转,看上去也忙。于是工人们和干部们对教员很有意见,说学府白养活几个教员,学府不应该调教员进来。有一个时期,驱逐教员的民意甚是强劲。其实工人干部再忙,比起其他单位,也还是无所事事。

因为无所事事,故而学府的人几乎个个养尊处优,女职工差不多都保养得细皮嫩肉,美女层出不穷,前赴后继。三十几个人的单位,就有四大美女(五〇后)和四小美女(六〇后)。妇女委员、女克格勃、小娘子是四大美女里的翘楚;丝路小姐、倪大小姐、图书小姐、打字小姐则是四小美女。

如果说男士们上班时的消遣是下象棋、打牌的话,大小美女们则喜好上街购物;连学府的四女独行侠(也个个是美女)都极乐意和她们拉帮结派去亚欧商厦,那是兰州购物环境最好的商家。她们在高档精品女装区流连忘返,反复权衡,再三比较,一次一次地试穿,在穿衣镜前左看右看找那感觉,最后终于将目标锁定;于是向购物小姐详细询问这时装所有的信息资料,把一切问个明明白白。到末了忽然很礼貌地对购物小姐说,不好意思,钱不方便,改日再来。随后佯装恋恋不舍地离去。一出商厦,她们即刻登上公交四路车。多半个小时以后,在兰州东部批发市场,在人声鼎沸、万头攒动之中,出现了学府美女们的身影。东部市场商家云集,红尘滚滚,进货的小贩和购便宜货的市民熙熙攘攘,如过江之鲫。既凭着本能,也用按图索骥之法,学府美女们就能很快在茫茫商海里找到方才在亚欧商厦看中的衣裙;颜色、款式、做工、材料,一模一样,价格却不及亚欧商厦的三分之一。就这,遇上她们如此冷酷的砍价杀手,老板还得让出两三折的价钱。成交之后,她们欢天喜地的回学府,一进办公室,就将新衣裙穿戴起来,自己左顾右盼地欣赏,也引得同事们七嘴八舌地夸赞。说着笑着,也就到下班的时间了。美滋滋地穿着新衣裙,去回家给老公一个惊喜。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