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向日葵》系列之后,自与高更在阿尔黄房子的割耳事件之后,1889年5月,凡高画出《鸢尾花》以及6月画出《星光灿烂的夜晚》这两件举世之作,说明圣雷米是他创作的高峰时期,所以,凡高在圣雷米的创作状态已超越从前。然而,可惜的是,这让人震惊的创作状态却是他在精神病院疗养时期。

圣雷米是一个怎样的地方,如果这世上没有凡高,我想谁也不在乎。但是,这部电影《凡高之眼》(EYES OF VAN GOGH)里的圣雷米却是一个与凡高的创作热情对立的冷漠的地方。

从一开始到结尾,电影的每个环节都充斥着刺耳的声音,为了渲染凡高的精神病,以及他一天到晚的幻觉,这些声音像把尖刀把我两只耳朵刺疼了。没多久,我也在他的痛苦而失落的面部表情里失控,我感到眩晕,头疼。他捂着那红色的荷兰精神病患者的头发时,我同时被窗外房东锯木的噪音吵得无法安静。他与弟弟提奥的对话:“你是个自大的笨蛋。”现实中的提奥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因为,凡高一生,也只有提奥欣赏他的才华,知道他将为他们那个世界还有我们这个世界创造出奇迹。然而,凡高一直在等待一种能让他继续活下去的赏识,这种赏识即便不是公认的,或者就这么几个艺术家的认可也将是莫大的支持和鼓励,是生存的唯一能触摸到像触摸到墙壁一样实在的物体。可惜,他从没得到过这么简单的,哪怕现代文明人所每天为了礼貌而恭维的话。听高更对凡高的评价就更可怕。他的话刺疼了凡高的自尊,他精神世界里最理性的那部分也被高更连根拔起。事实上,这次割耳风波能清楚看出,凡高不是高更的好朋友,然而,高更却是凡高最舍不得离开的知己。他画的《文森特在阿尔的卧室》,洋溢着对往昔的眷恋,对南方文艺复兴梦想破碎的绝望。他曾经多么天真地渴望,能从高更那里获得赞赏。以及他梦想的能多让几个画家到遍地向日葵的阿尔来,一起作画,一起讨论,甚至一起生活。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