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昨夜

只有昨夜:一个人突然躺在我瘦弱的双臂上
她太纯洁,以至于不可阻档。“如果夜晚只能拯救”
“我们首先忘掉自身。”细风向窗缝移动黑暗
这么多人不被注意地衰老。事情刚刚开始
人必需有两次死去,至少要两个人才能完成一个人的命运
最后肯定不是我们能有幸在黎明前看到仆倒的人群

而夜晚并不需要你捂着发烫的额头到处寻找星辰
“睡吧,罪恶在黑夜到达,同时用两个肉体加以传递”
如果抽去旅馆涂白的四壁,我们将被同类目睹
是的,尽管我再次推迟梦想,不断改动双臂的位置
习惯在萎缩的房间猥琐地拥抱,践踏身体周围的黑暗
人类仍然恐惧言说,甚至拒绝动物弄出声响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