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点三分的样子,成都下了一点小雨。十分钟左右雨停了。太阳又钻了出来。但是很弱的样子。可以和它直视。不会觉得刺眼,也不会流泪。久了眼睛会有一点儿胀。看任何东西,久了都是这个样子。

初秋,在这个时间,离天黑下来还早。而这个时间,我也应该上班去了。我在家里,想了一下,决定不带伞。一是,我喜欢空手。另外就是,我没有一把漂亮的,终始可以拿在手上的雨伞。即可以实用,又可以成为身份的一种妆饰品。

半小时之后,我就可以到报社。我选择的交通工具是双脚。走路的主要原因就是为了煅炼身体。还有,可以进行一些天马行空般的胡思乱想。一路走着时,我在想1989年时,我在想共产党撑不到几年了。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我们都太幼稚了。共产党的命数好像还长的很。很多看得清楚的人不是选择了隐逸就是干脆选择了“入流”,加入到体制之中,跟随其一起烂掉。我对前者的认识是他们是默默的“牺牲者”;而后者呢?我决定送他们一个好的词汇——“觉悟者”。中国古代有一种思想叫着天人合一,里面主要的精髓就是顺从自然,不违逆天意。“觉悟者”中大概就有这种含意吧。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