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亦武:时代挽歌

Share on Google+

公元前270年鬼节——蜀郡

只有你不会死于战乱.因为你有一副好嗓子。你是为唱挽歌而降生的,全体将士的灵魂都交给你了.我们猛攻敌人的右翼,你从左翼突围,会得救的。记住中立国的界碑,记住“巴人村”三个字那边的居民从古至今还没有一个死于战乱。把大家的护身符都带上……别哭……你不应该哭……你将是战争中唯一幸存的军人。

我们的身躯猛攻敌人的右翼,我们的灵魂随你从左翼突围.在远离家乡的地方,你就是家乡,在远离情人的地方,你就是情人;在远离祖陵的地方,我们向你顶礼。现在的战场将来是什么?农田?沙丘?城堡?汪洋般滚滚的人头?还是一片浑沌,什么也没有?满月多大呀,多肥呀,像女人的奶子夹在两座岩间,足有十层宫殿那么高.你要站在同样的高度为我们唱。……挽歌……挽歌……挽歌……挽歌……直到人类都死绝,直到你被苍天从人的形体内抽象出来,成为一种共呜,独白,对白,多重独白和对白的共鸣。你要把我们囚禁在一种曲调、一个空间,一根永不衰竭的鸡巴里,世世代代.舒服,舒服,吹长笛的风沿着地平线按摩我们的背,死是多深的恶习呀。哨兵也困了,墨绿色的芭蕉云笼罩着他,淡淡的血腥中,渗出一股土酒的酸味。蜿蜿蜒蜒的壕沟……多少次战斗,多少次内乱和屠杀……弟兄们,准备好啦?呸,永别了!永别了,永别了……

我们已经听见了自己的挽歌。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76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