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海生:去仓库

Share on Google+

沿着苏州河堤岸走,伊莲本能地屏住鼻子,改用嘴巴呼吸。此时,天色已暗,树荫显得肮脏而凌乱。残疾人的摩托车从身边驶过时,发出冲击钻似的噪音。行人并不多。偶尔有人经过,也是衣冠不整,费力地在推小山似的垃圾车。她没敢上前问路。从地图上看,那条街道极小,不通公交车,也不标示门牌号,但不见得真的就找不到。她毅然加快了脚步。快要入夏,到处暖洋洋的。

她三十一岁。高个子,微胖,神情有些厌倦。一张睡不醒的圆脸,长腰,胸部丰满。头发染成了古铜色,不过欠收拾,抹布一样,紧贴头皮耷着。她穿一件低胸的黑色网眼T恤,外面是彩条子的棉质罩衫,敞开着。罩衫的颜色颇艳,是从一家少数民族服饰店里淘来的。她喜欢数量少的东西,不重复。她试图改变自己平庸的个性。

不远处有座拱桥,她走了过去。自行车下坡的速度极快,像游乐场的过山车,她小心地避让着。心底里,她不是一个容易接受改变的人。她不爱刺激,厌恶速度,甚至害怕极普通的运动。她走到桥顶,停下来歇一歇。她看见暗色的河水迅速从脚底下流过,如同逝去的青春。而远处建筑物上的灯火,无知地闪烁着。此时,波浪拍岸,传来单调的水声。一会儿也就听厌了。她放开鼻子吸气。水的臭味并不如印象中的那么难闻。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65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