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火:浅析杨炼诗中的“色”与“美”

Share on Google+

在2010年10月东京的国际笔会年会上,我是第二次见到杨炼。

还是那一头随风飘舞的黑发,丝毫不逊色于西方人的、足有一米八几的修长身材,一颗高高扬起的头下,仿佛常年都身着一套黑白分明的中式高领便装,脚下是一双黑亮的皮鞋,好一个性感的东方帅哥形象!然而,这就是年过“50而知天命”的诗人杨炼。

杨炼、孟浪等诗人先后早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叶和八十年代初中叶于中国诗坛以“先锋派”的形象声名鹊起,而且都是独立中文笔会的创会会员,当属笔会中的元老了。

在2007年的香港国际笔会亚太地区会议上,我没有一点机会跟杨炼作比较深入的交谈,而这次在东京的笔会上,与现在已是国际笔会理事、每天在会上忙得行踪不定的杨炼仍然是没有多少交谈的机会。但一次偶然的拾书过程,却暂时让我拥有了一本他的诗集。事情的缘起很简单。那天在会场餐厅,我看到署有他名字的那本诗集《雁对我说》摆在邻桌野渡的台面上,于是问同在一席的杨炼是否还有多余的一本,结果他说只剩最后一本了。不料野渡用完餐后,抬脚就走了。不一会儿等我也起身时,蓦然发现诗集赫然在桌。我马上拿着诗集追赶出去找到野渡,他才恍然大悟,于是作为对此丢三落四的回报,我得到了借阅一读的机会。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2,25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