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河岸的护栏上
翻越着一个女人暗淡的影子
她的衣摆拂过,她的汗浸出手心
而风沙中的太阳生出烟来
消融着山间的雪
这云中的情仇,一把铁拦揪紧
一片雾滚过眼仁:三月的酥糕

这护栏上的血被擦干
被疯狂地抹去
用抹布、锯末、锉子、标语和皮肤
但夜色终于压不住一丝腥腻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