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我当年“上山下乡”的日子,四十二年过去了,时光如隙,不知不觉。回想起来,记忆犹在,历历在目……其中,一些人已作古,只有音容宛在,令人难以释怀。

我写下拙篇,为昨天、为今天、也为明天,为了没健忘的人们,为那曾经的中国。)

父亲一直在焦虑中,一天,晚饭后,他说:你还是要下乡。

我木然地坐在那儿,没回答,看来父亲也顶不住了。

1969年春开始的“上山下乡”运动从大城市蔓延开来,大、中学生要成为农村的“知识青年”了。父亲让我从桂林市迁到他搞“三线建设”的四川省,西彭镇躲一躲,以为会有照顾当工人的机会。可是,六冶公司也在动员职工子女下乡,他是干部,更躲不掉了。

父亲说,他曾看到满载着“知识青年”的轮货船一驶离码头,就听见船上、江边哭声一片。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