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钟:
你如何定义自己的绘画?你把自己归入哪一类画家?

茍红冰:
绘画对一个艺术家来说,就是一个艺术事件吧,我觉得这是一种说法。当然,它的这个存在,也可能是一个商业事件,也可能是一个政治事件。
比如说在我们这个国家的发展过程中,实际上,在改革开放前,绘画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一个与政治有关的事情,艺术被解释为一种技术上的成功,实际上,它与艺术的关系不大,艺术的概念已经完全成了一个空壳了,成了政治存在中的一个概念了,是为政治服务的一个东西。

阿钟:
那个时候,艺术是没有独立性的。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