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法语作家群研究

第一节 “东方主义”下的法语还魂

在第一章里已经阐明了流亡潮的产生都因为政权更迭和独裁专制,如果一个政权能宽容的容忍一切不同见解的人生存和发展,以开放的姿态让多元文化并存,就不会有流亡者产生,而且还会产生良性的政权,历史早已证明,那些放逐知识分子的政权都会迎来覆灭的一天,前苏联、东欧诸多独裁国家政权都早已在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之交灰飞烟灭。现在看来,只有西方的开放、民主政体能作到这一切,加以制衡,特别重要的是,他们有一部关于“政治避难法”的法典供全世界流亡者有一个避难所。

早年流亡法国的学者、画家、作家程抱一,同二十世纪中叶因众所周知政权变更而逗留流亡海外的一大批中国知识分子一样,国族命运改变了他们的生活路径走向,这是他们无法选择的现实,那批人中就有日后享誉世界的赵无极、朱德群、程抱一等年轻艺术家,现在,程抱一和朱德群都分别于2002、2003年当选法兰西学院院士,成为终身荣誉。三人的遭际都大同小异,都因为艺术留学法国,又都因为国家政权更迭而无家可归,如果说他们的流亡是被动的,那么,40年后的1989年“六·四”后又一轮中国知识分子出走海外,则完全是主动“逃亡”,逃离那个到处迫害“异议”知识分子的母国,事实证明二十世纪那两次“流亡”和“逃亡”是中国知识分子历史上的最明智、最有力的对抗,而对抗的对手是那个以谎言和暴政延续中国“后封建独裁王朝”的政权。程抱一是以研究中国古代诗学和艺术而出名的学者型艺术家,在本书里,我对他在这一领域的成就不作研究和评判,只对他的用法语写就的小说文本《天一言》(《Le dit de Tianyi》)作一番阐释。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