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农民”

(一)

“老农民”是学府重建后的首任领导,先是副书记,又改任副院长。如此似机关衙门、又似养老院、可是却又顶着学府名头的处所,成天晃晃荡荡就领到工资,自然有很多人想方设法削尖脑袋往进钻。“老农民”紧抓进人权,不走他的门子,他的脸色就很难看。

在大西北农村,体面的庄稼人都喜欢戴一种石头打磨的式样古老的茶镜,镜片很大,很圆。他们在赶集时戴起这样的茶镜,在人前亮相,以显示德高望重;这也是有身份的标志。这“老农民”,平日里就爱戴宽边的茶色石头墨镜,边走路边展开报纸读,所以就得了如此的雅号。不过若有人称他“老农民”而被他听到,他一定大发雷霆,因为这等于是说他心胸狭窄、自私保守。他确实也有农民的这些毛病。

不过平心而论,“老农民”虽说思想狭隘,倒也不无农民的厚道之处。受智商限制,他的为人并不算特别糟糕;与他的后来人相比,他较为看重知识,脑子里还有点办学意识。他准许教师看《大参考》,我因此有机会读到戈尔巴乔夫和雅科夫列夫的文章,这对我非常重要。“老农民”也主张教师有机会要外出学习,所以在他主事期间,我好歹也出去过两回。只是此公为人谨小慎微,能力稀松平常,办事优柔寡断,官僚习气太重,结果在长袖善舞的小人的怂恿和奉承下,对玩弄权术和结党营私越来越情有独钟,所以被人诟病。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