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不得最早是什么时候见到那面墙的。

二三十岁的时候,好像不大有历史感,那种从身体内部诱发的对历史的共鸣,几乎不存在。学生时代背历史课本,也只是就事论事,脑子里强行刻下印记,但不会生发由衷的感受。所以,公交车经过时,那面旧围墙如同其他城市景点一样,毫无知觉地一晃而过。

我所说的墙,其实是上海老城厢围墙残留的一截城墙,它前几年修复一新,仿佛像个被遗弃的老姑娘依然浓妆艳抹,而过往行人却熟视无睹,它的外墙面如涂抹的浓妆,不知底细的还以为它不精于审美的情趣,只顾无谓抵御流逝造成的不可挽回的颓势。它像个截成几段的龙的身子,回眸自身的斑斓鳞片已丝毫不留,只余仅存的一截,又如造假的历史赝品,你说它来自明朝吧,我想,仅仅指那地基及上面里层砖墙,透着些微明朝寒嗖嗖的气息。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