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件案子已经过去好几年了,原先在审案的行署所在地激起的种种好奇的议论早已烟消云散,就连那座审人的公堂,也就是法院,也早就拆去改建成了十八层的政法大楼。但是在案发的桃源村,这还是一个新鲜的话题。这也是事之常理,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么。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自从那桩案子后,桃源村再也没有发生过如此凶残的案件发生了。

对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桃源村人至今还迷惑不解,他们打心眼里不愿相信鼻涕宝或者加上宝他娘能干出这种事,能够将村长一对如花似玉的女儿毫无道理地杀死。这退回去五十年土匪不断的桃源村轮得上干巴吊儿的鼻涕宝和他那病歪歪的宝他娘来逞英雄么,让外面人说起来,这藏龙卧虎的桃源村真真是没有人了。可是不相信也得相信,村长的两个女儿的确是死了,鼻涕宝连他娘一起被抓到县里,后来又被提解到地区,也已有一年零三个月了,都说过些日子,等鼻涕宝过了十八岁,最后再当堂审一回,鼻涕宝就会五花大绑,押到刑场,也就是紫砂河南边那片河滩地枪毙,宝他娘也是要判死刑的。杀人偿命,自古都是如此,何况他们杀的是村长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呢。

村里人说起那天晚上发生的事,一直都是津津乐道,虽然众人的看法总不一致,就是同一个人先前说的和现在讲的也大相径庭,特别是前村人和后村人在最要紧处分歧特别大。人们议论猜测最多的,也最不容易弄个水落石出的是宝他娘在这个杀人凶案中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她起了什么作用,是她指派鼻涕宝下手的吗,或者干脆她也参预了这件事本身。她为什么要在第二天早上拉着自己剩下的唯一儿子去乡里自首,而不连夜让儿子跑走呢,如今要跑得远,公安局是很难说就能抓到人的,镇里那个杀了自家老婆的王老板,不是一直没有追捕归案吗?鼻涕宝其实也是可以远走高飞的。因此,大家都一致认为宝他娘是一时昏了头,如果头脑稍微清醒些,她是绝对不会做出使自家绝后的事。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