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跟我一起喝啤酒的事情,先让我意外,再让我明白酒后吐真言的残酷。真话确实是残酷的,少说为妙。尤其是我,更不能弄到像秦头、刘头在酒后那样。在我的环境里,说真话就等于把命交给人家。另一方面,真话说多了,会不得不面对真相,那种真相是我不愿意面对的。我曾经跑到洗水间里,对着马桶,边呕吐边痛哭。

我是为了自己的真相而痛哭的。

当然,酒还是得喝的,这不止是我的看法,也是宋总的看法。宋总说,朋友相聚,怎么能没有酒呢。

宋总又说,当然,除了酒之外,还得有别的节目。说到这里时,他总是有点儿诡谲的一笑。

我认为宋总的诡谲是故弄玄虚,不就是那么点子事吗。

男人总是想占有女人的,而且想占有的,肯定不止一个女人。有个说法是,一把茶壶总得往几只茶杯里倒,不能往一只茶杯里倒。何况,我已经等于没老婆了。在我当上司长前后,我的婚姻就名存实亡了。

如果是需要女人,我不必去当个嫖客。我已经是司长了,有的是机会,也有的是送上门来的年轻女孩子。

但我还是喜欢去嫖一下。像宋总所说,嫖其实是个节目,有不同的刺激。嫖还是最简单的,金钱交易,不费事,没有后遗症。

通常情形下,我一起去嫖的伙伴是宋总,还有他的伙计一干人等。我不会带我的人,因为我跟宋总不同,是在体制之内。体制之内的许多人现在也没有什么顾忌了,我还想顾忌一点儿表面的影响。

宋总说:“苗司长,今天咱们去一个新鲜地方。”

继续阅读

By editor